在线艺术网

搜索
查看: 2688|回复: 0

独抒灵性 不拘格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9-21 09:47: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未命名.jpg
        艺术作品是激情和心智的具体表现,舍此而无他。
        清袁枚曾论: “ 凡作诗, 写景易, 言情难。”(《随园诗话》)突出了情感在艺术创作中的重要位置。他认为,“情从心出,非有一种芬芳悱恻之怀,便不能哀感顽艳。”
        无独有偶,在康定斯基的论述中,也将艺术定义在“感情”上:“内在因素,即感情,它必须存在;否则艺术品就变成了赝品。”(《论艺术的精神》)由此,康定斯基认为艺术家的职责是:“将努力唤起迄今尚未发现的种种更纯洁、
更高尚的感情。”康定斯基进而引征了舒曼的观点:“给人类黑暗的心灵带来光明,这就是艺术家的职责。”
        激情和心智,或许是日趋物质化的人类无可选择的救赎通道。否则,正如康定斯基所说:“饥饿的灵魂终究还是饥饿。”
        尽管在当代世界艺术的定义千变万化,究其本质而言,仍不能脱开袁枚和康氏的论述。所以,我们不在乎变换的艺术旗帜,我们所秉持的仍然是艺术对人类精神的价值。
        在赵莉的近期画作中,我们看到了这种闪光的价值。既没有所谓“观念”的喧嚣,又没有所谓“当代”的标签,赵莉的作品只是一味地张扬着明亮而轻快的气息。一切皆从本性而来,率性而去。优美的音乐感使赵莉的画面透射出强烈的感染力。这一切,均源自赵莉对激情和心智的直接诉求。
        我们在赵莉的画中,首先体验到一种纯净的意境。这种纯净一方面来自作者的禀赋和素养,一方面来自作者对情感表述的追求。唐柳宗元曾谓:“夫美不自美,因人而美。”(《退山茅亭记》)所以,作者个人的因素在艺术创作中起着重要的作用。作者的个性与修养决定了他(或她)的审美观念的选择。赵莉用色大胆、泼辣,几近纯色的搭配,使得画面显得清澈透明。更有许多作品大胆“留白”,凸显了简洁而明快的气质。这些技法的运用彰显了赵莉的个人因素,为赵莉激情的抒发提供了最理想的媒介。
        赵莉倾向于使用对比强烈的色彩,使画面看上去有种跳跃感,而每每这种跳跃又都能被控制在和谐的节奏之中。赵莉籍此表达的情感就是一种激越的、即时的,甚至是欢腾的。这正与赵莉的个性相协调。
        赵莉在使用这些大块对比的色彩时,散发出一种雍容大度的华贵气息。在审美观念上,赵莉喜欢具有中国传统精神的艺术因素。而其中的华丽和壮美是构成中国传统艺术精神的重要成分。《脸谱》系列中的黑、红和石绿色,《辉·煌》系列中的金、银色,《天琼》系列中的紫色、黄、绿色,《玄思》系列中的大片金银色铺地的机理,无一不是将这些亮丽的色彩高调地配搭在一起,透射出高雅的光泽。在这里,赵莉的作品体现出一种老子所提倡的“大美”的境界。
        先秦音乐美学著作《乐记》曾谓:“情深而文明,气盛而化神,和顺积中而英华发外,唯乐不可以为伪。”说明情感的深厚与诚挚是艺术作品的关键,它决定了艺术家所创作作品的个性和感染力。《乐记》的这段论述,可以启发观者对赵莉艺术创作的深入理解。而晚明文学家袁宏道(1568~1610)提出的“独抒灵性,不拘格套”的创作理念,则可视为赵莉艺术创作及其风格的最佳概括。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