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在线艺术网

搜索
查看: 9916|回复: 1

书画集序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3-10 19:26: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徐 儒 宗
浦江之所以成爲“中國書畫之鄉”,以其廣大邑民雅好書畫,且有衆多書家畫家接踵而起也。然而書家畫家雖衆,或專擅繪畫而未能兼善書法,或雖善書法而未能兼工衆體,求其兼善書畫且能兼工衆體而臻乎高雅境界者,雖摭之名家中,亦罕有及之者。然而今觀葉君國慶所作,實已臻乎此境矣。故在衆多書畫家中,可謂超邁逸羣者焉。
余初未識葉君,一日偶過其門,延入作客,見其四壁遍掛書畫。篆隸真草,諸體並列;梅蘭竹菊,衆態紛呈。問其作者,乃稱皆所自製。賞覽之餘,始覺儼然驚異。觀其所作書法,篆書以李斯玉箸爲規,凝重肅穆,細勁謹嚴,婉轉圓潤,深得古法;隸書以兩漢爲宗,輔之以清人風骨,結體精密,別具韻味;章草遠紹史游遺意,近得王蘧常三昧,略參碑意,自成機杼;行草頗得晉人風致,變化流暢,氣韻生動,不落窠臼;楷書得唐人法度,出入於篆隸行楷之間,碑帖結合,方圓兼備,勻淨秀勁,甚見功力。考其筆法,蓋源於金石碑版,考證古人,參以己意,欹側多姿,結體多變,不拘常格而能自成一家。然而繪畫則以梅蘭竹菊爲主。畫梅出枝瘦俏,點花冷豔,淡雅而清新,秀潤而蒼老;畫蘭隨意揮灑,顧盼多姿,活潑秀勁,脫盡時習;畫竹頗得文湖州筆意,老竿新篁,風晴雨雪,調高格古,用筆奔放,水墨淋漓,錯落生姿;畫菊則俊逸瀟灑,高雅秀邁,傲霜飲露,曲盡神韻。觀其整體全貌,筆法豐停圓潤,風骨精雅多變;端穆謹嚴,卻不爲整飭所囿;沉穩靈動,既不苟且而又飛揚,故能得其形而傳其神。而其天機真趣,自具悠閑之致,妍美之趣,恬靜之境。其所以能臻此境者,顯然是以篆隸真草之骨法運筆用之於表現梅蘭竹菊之高雅風格,正所謂“以書法透於畫,而畫無不妙;以畫法參於書,而書無不神”。故能使書畫融合爲一,臻乎氣韻生動、變化入神者也。
葉君幼躭書畫,好學不倦。繼又進修於中國美院國畫專業研修班,刻苦自勵,研習不懈,盡力探索,勤奮創作,深悟造化神理以自得心源。其學書也,兼攻篆隸真草衆體;而其作畫,則獨崇梅蘭竹菊四君子。書兼衆體,取其博也;畫崇四君,取其雅也。博而且雅,知其立志也高且遠矣。孔子曰:“士志於道。”道者何?天人合一、物我相融之境也;以藝而言,亦即“外師造化,中得心源”之境爾。葉君每以佳書選錄聖賢格言古訓,固合“文以載道”之旨矣;至若畫寒梅傲雪而濟以堅貞不屈之骨,畫幽蘭在山則喻其安嫻貞靜之德,畫修竹淩霄而見其虛心堅節之懷,畫秋菊淩霜而賦以清高灑逸之致,此則賦物之性而喻其人生之道也。然則易道善於變化,所謂“天地變化,聖人效之”,是故書畫以善於變化爲工。然而藝極於變,務必義歸於正。藝極於變,所以盡其趣也;義歸乎正,所以養其性也。盡趣而能養性,然後合乎道也,余於葉君所作見之矣。故觀葉君書畫,不獨賞心悅目而可怡情養性,更能令吾立志向善而深悟人生之道也。融書畫於一爐而馭之以道,此古人書畫濟世之功也,而爲今人所未逮者。葉君獨能有志於此,故能卓然超妙逸羣而出乎諸家之上矣。
葉君爲人端慤淳厚,堅毅謙恭。觀其虛懷靜默,宛似颜淵之愚;誠樸木訥,不啻曾參之魯。嘗聞孔門多賢,而以顔、曾能得正傳,則葉君之能得書畫之正傳,固非偶然矣哉!今也,葉君自言行將出集,而以弁言相囑。余感其有志且有成也,乃樂爲之序。
歲次癸巳孟春之月吉旦(二○一三年三月)撰於浙江省社會科學院

发表于 2013-3-10 19:40:03 | 显示全部楼层
祝贺叶兄结集!!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