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在线艺术网

搜索
查看: 2619|回复: 0

卓信艺术家:郭琳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7-17 11:06: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读郭琳的作品,其志趣和画理不在寻常女子之间扭捏作态,反倒是清醒的梦,留在宣纸上的一抹倩影。其情态与做派宛如艳丽之花,散着明媚的香气。画家于现实和虚幻之间徘徊,睁着一双大眼,却暗藏着诸多的看不透;甚或满心的欢喜,将碧绿的好情绪透过纸壁透彻开来,万物在画面皆得了灵性,独立,鲜活,不是诗人,胜似诗人,做一路言欢。
这正是青春的节拍在画家作品中最真实的流露。
天真与童趣在郭琳的作品中有着统一的表现,童话般的叙事情节在她的作品中保持着某种审美的完整性,或是截取了自然的“一段春”,以片段式的画面呈现出典型代表的一面。画家在摹写物象转入心象的绘事语境里,企图找到与心灵密道沟通的创作契机,借助诗境般的画面语言和略微夸张变形的水墨式样,为自己的创作获得了一种超然物外的理性表达。然而,由于感性的笔墨趣味在画面中自觉升华为情感驱动,这使得作品在建立精神坐标和艺术立场的过程中,在色彩的实践中实现了“随类赋彩”,印证了“若笔墨不能为感情服务,笔墨等于零”这句老话。
如郭琳创作的《爱在云端》,在对艺术形象的塑造和表现方面,创作的审美原理和表现手段,尊重了自己内心世界的主观感受和表达方式,再现了童话世界给现实一壁的回应。绘画作为表达心象的艺术语言,必然要求画家摆脱现实具象的重重束缚,才能实现绘画艺术语言的强力表达。在色彩的运用上,郭琳敢于吸收西画中强弱光感在水墨艺术中的镜鉴性运用,巧妙借助色彩的光感反差,表达绘画意趣精神上产生的暖色快感,令观者在画面的色彩中得到精神的愉悦和心灵的明快。《一路萧萧向雪行》中,回眸一望的一对黑色羚羊,与画面的雪景形成强烈反差,而山石的五光十色,较好地吸收了我国唐宋院体派金碧青绿山水的骨感用色,其呈现的气象,具有当代水墨意趣的光彩效应,借古开今之气盎然。最可玩味地则是《莲蓬蛙趣图》,彼此的青蛙,跃然纸上,灵动可人,其没骨画法,是继承齐白石绘画风格中在当代水墨中的尝试与应用。这个实践性很强的绘画作品,深刻理解并沿袭了齐氏“雅俗共赏”的创作理念和意图。青蛙的肌理,令古老的水墨又在画家笔下生发出令人惊叹的艺术生命力。青涩的莲蓬,象征着多子多福的美好向往,在美学上的符号用法,皆可归类于俗物,但却并非寻常之“俗”;画家用浓墨轻轻一写荷叶荷茎,干湿开化,遂令画面境界大增。若无此等审美理念和对传统的深刻读解与认识,画家是很难创作出这样的作品的。《白鸽禅意图》更是当代水墨在表现思想飞翔和灵魂游离的典型性尝试作品。这幅作品力求令水墨发挥出直逼人心的艺术感染力,水与墨交融的华滋轻盈之感,则是画家赋予画面更多的人生追求和艺术愿景。白鸽在飞翔的刹那间,释放的傲游之姿,几近画家内心渴求的生命宣言。在水墨极有韵致且独具呼吸感的组合中,鸽子的羽翼里,藏着画家隐秘的心灵史。这一点,令人想到了青藤、八大,是花鸟画艺术语言释放和阐释画者多元化思想感情最有力道的经典传统在当代青年艺术创作表现中的延续和承继。
     即便如此,郭琳还是很不满意于自己过去的创作。在《静听绿岸听归声》《春来月夜一声蛙》《静坐天已暮》《枝头无限风光》等作品中,画家做了很多寻求并表现自然之心的艺术尝试。这组系列作品,画面极为简约的线性书写和空间构成,扩越了观者的想象空间。
    由于郭琳在创作中把理性思考放到了创作的主体地位,感性的抒写精神在笔墨趣味里得到了极大地发挥,使得这组作品冷彩交辉,既有现实的传真,又有梦境的放大。整个创作的过程,画家的灵魂实现了由物象向心象的过渡,超越了自我,完成了创作的有力蜕变,创造了一个更为妖娆的彩墨空间。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