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在线艺术网

搜索
查看: 2794|回复: 0

卓信艺术家:吴以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7-22 09:39: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自1987年吴以徐接触小说《金瓶梅》,即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进而创作了100幅画作。并于1989年在江苏徐州召开的“首届国际金瓶梅学术研讨会”上亮相展出,深得好评。当时《文汇报》的“笔会”专栏用整版介绍并破例刊登了三幅作品,备受画界的关注。在1992年由香港香江出版有限公司出版的《吴以徐金瓶梅百图》画集上,能看出作品主要是对绘画艺术图式的体验来表现画面去感受自身存在的意义。之后,在找到了自己绘画艺术上赖以表现思想的他又迅速进入了另一个新艺术探索与创作。
  这就是我们现在看到的《落花开花》组画作品。
  可以说《吴以徐金瓶梅百图》的艺术创作消解了文学的意义而变化处理一个属于画家个人话语的绘画世界,充满视觉情趣,确属有意味的史笔。继而《落花开花》组画的创作,使我们看到了吴以徐令人吃惊的在利用传统“唐诗”和“春宫图”拼和的绘画形式表现了明显的非真正意义,并非传达“性”的主题而是一种反严肃性话语。画作将经典文化进行戏谑和调侃来互为转换,体现了画家善于运用传统文化去表达当代意趣中创造欣赏过程的愉悦感,充满着睿智与敏锐。
  因为,画家的思维一直在跳动着,就像他那双具有穿透力与杀伤力的眼睛,瞬间让繁华的物象在他内心世界里轰然四散。而他的"情僧"形象便在《落花开花》的这组作品里赫然跃出,活脱脱充满着生活的激情和市井的鲜活!
  曾经的吴以徐也背负着太多的沉重,然而进入《落花开花》的世界,他终于对生命本身有了属于自己惊世骇俗的看法。他所强调的"向民间学习"决不是虚妄之词,而是对艺术的解放和释然,让艺术彻底摆开千余年来的桎梏与残留在文人骨子里的“虚无”情境,完全进入尊重生命、表现生命的状态,并为之鼓与呼的实践之中。
  明清以降,中国古典小说的发展路径也曾一度出现这样的思潮,关注市井人情,表现民俗烟火生活的优秀题材层出不穷。比如由《水浒传》引发创作的《金瓶梅》和写尽男女交欢之事的《肉蒲团》,甚至包括《红楼梦》等被我们后世列为经典的著作,均通过当时的市井生活来记录和描绘那个时代的历史变迁。其中,关于此种文化现象的历史前奏,我们还可以远溯到汉唐野史文化中艳丽糜烂的情色,在那灿若星辰的诗词篇章里,我们依然可以看到古人随心所欲的情爱居然与日月天光并存不息,创造着辉煌的文明,开放着熠熠多彩的生命之花!
  若以此来遥相呼应思索的话,中国古代文明所产生的“唐诗”与“春宫图”,也该并列进我们文雅的生活世界,而不能因为我们穿上了现代的外衣而拒绝她们娇艳淫冶的存在。只是,为创造新的世俗的审美观和审美欣赏价值,画家吴以徐是第一个悄悄的走进了历史的通道并调皮地翻墙跳进了历史生活的后花园或者说类如西方人传说的“伊甸园”中。
  床第之欢,可有吟唱唐诗以助兴的雅士高人或坊间俗子,浸淫在灵与肉的世界里,如烂泥与莲花同开否?历史有没有记载,我们也许不曾留意和关怀。但是,她们存在!恰如杜秋娘所说:“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那样春潮涌动。
  溜进后花园深处的画家开始以艺术的形式嘲弄着曾经的自己。起初的顶礼膜拜的文化原来早被我们的前人活灵活现地带进了生活,并以此来欢娱和调情,使文化永远为人服务。在唐代的凡人俗子世界,唐诗具备着空前的华丽和力量,那完全是因为人性的空前释放和人性的自我觉醒与复苏。所谓的“臭汉脏唐”原来带有多大的世俗偏见和封建奴性!
  历经了如此况味的画家吴以徐听到了历史天空中鸟的高叫、月的空灵、花的闭合、人的呻吟,他们以强大的力量,细微的量式,穿透时间、空间,日渐式微地影响和左右着今日的我们。
  因此,呈现在我们眼前的这组绘画--《落花开花》里,隐含着丰富的历史文化信息和生活内部的惊喜。不管吴以徐动用怎样的文化、艺术符号和生活元素,那里躺卧的男人和女人可能就是你与我。这里似乎没有什么分界,吃与性原本就这样与天日同辉,可以在没有限制或固定场所,甚至不分国度国别的发生着。
  饱受中国传统影响与思考的画家吴以徐终于摆脱束缚与压抑,解放了自己,也解放了我们。随着时日俱增,还将随着组画的影响和发展,逾越国界,走向世界的舞台。
  只是,吴以徐创作的本身,由于立足在本民族的历史尘埃中,加上国人惯常的文化认知和思维惰性受到牵制,会具象而偏激的把这组作品理解为对唐诗的歪解和误读,定下某种堂而皇之的非概念的定义。
  这恰恰就是吴以徐的艺术创作何以高明的地方。
  将两种毫不相及的传统中人们都很喜爱的文化形式,利用艺术的手段拼接为画,给欣赏者形成新的新鲜感、新的欣赏意识和视觉的愉悦,正是吴以徐作为画家渴求的意图和目的。《落花开花》组画作为他十多年前的创作到现在还具有那样的视觉新鲜与冲击力,可以说,画家的敏锐是厉害的。他的睿智与敏锐就由此一发不可收拾。
   “形式本来是从纷杂的感性材料中提取。愈独立的形式,愈富有理性的美感,也愈深入对象的内核。”在这个完全需要以颠覆即定事实创造新的审美倾向的时代,吴以徐的这种立足本民族传统文化根基的大胆尝试,其作品似乎就具有了跨越式的进步和贡献。因为,他的作品为我们提供了从历史的一角走向广阔的未来,用新的和有意趣的思维方式重新审定当下艺术话语,要创造出艺术欣赏"新鲜感"的同时也传递出现代状态。
  这,就是我对于吴以徐《落花开花》的读解。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