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在线艺术网

搜索
查看: 2730|回复: 0

卓信艺术家:岳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7-22 09:40: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长风漫漫吹长沙,磨碎楼兰昔日华。”无情的时空将最坚固的城池也打磨的粉碎,哀哉!有幸,优秀的思想是精神的火种,愈炼愈明。
佛教经丝路来到中国,无数的僧侣用双脚在这条路上追求佛法的真理,用生命谱写了丝路的文化精神,用艺术宣泄着狂热的宗教情节,震颤着后人的灵魂。岳钰老师每念先贤求法之无谓精神,便心生敬佩,欲用最美的意象沟通观众的心灵,传达那源于宗教却超越宗教的精神美感。
《扣雀》的题记中说“人生理想与现实是有距离的,只有用努力来弥补”。我们都是梦想的朝圣者,我们需要的正是僧侣们的无畏精神,于个人梦想如此,于中国梦想亦如此。
“士夫画”自宋苏轼提出,元赵孟頫正式予名“文人画”,经明代董其昌“禅家有南北二宗,唐时始分。画之南北二宗,亦唐时分”的南北宗论,遂尊王维为鼻祖的水墨渲淡南宗,将元人奠定的文人水墨风格推向更高阶段,影响至今。讲求笔墨情趣,脱略形似,强调神韵,并重文学修养,这本是中国画发展的精华部分,其核心依靠中国文人的处境,因境生情,因情写形,因而画中多有所寄寓,然而时过境迁,末流者多呈程式化的概念或假托“笔墨当随时代”而空弄笔墨,内容实为空乏。文人画当有所载,并不是消极避世,“明劝诫,著升沉”“穷神变,测幽微”古已有之。岳老师的猴子与蟾蜍系列便是结合社会现实、用艺术的美、传统的笔墨、佛教的向善来揭示现实,呼吁大众,如《妈不敢扶,不怕人还能讹我不成》一幅,表现小猴子的担心与老猴子的善心,当下,很多人的心理都像那只小猴子,道德已出现危机,这幅画也从侧面呼吁人们,既然猴子都能扶起的道德,作为人更应该能扶起来。
岳老师常说:“知识不等于修养,修养则要靠艺术来陶冶,但知识才能让人走的更远”。如今从艺之人渐多,本是好事,却为名利驱驰暗于理而不达源,不免有累世风,艺术绝非易事,正如庄子云“风之积也不厚,则其负大翼也无力”。五千多本书的文化积累,八十多个国家的异域见闻,五百多个著名博物馆文物的心摹手追,丰富多样的艺术实践,僧侣般的精进精神,才成就了如今的艺术风貌和美的理念。
唐代是中国文化艺术的一个高峰,仅一尊龙门卢舍那大佛,就醉心中外,为世人展现了一个自信、包容、华贵而不欺人的文化价值观,正与当下中国文化需要相匹合,也是岳老师画中所表现的时代精神。如《盛世迎宾图》,这幅作品是为大明宫国家遗址公园创作的一幅大型主题壁画,富丽堂皇,展现盛唐气象,两位身着中国红衣服的鸿胪寺卿,热情大方的接迎各国使臣的到来,使者都面带微笑,社会各界其乐融融,祥和气象沁人心脾。
画中人物的精神气质,是整幅画的精神支柱。古人的资料如今仅限文字记载,因而对各大宗派祖师的造像困难就可想而知,只有从文字中去体会大师们的精神境界,再如实的表现出来,才能如其人。岳老师的作品虽取材于佛教,但无一点封建迷信色彩,不是程式化无情感的著相,均反映活生生的现实人物为理想而无畏追求的伟大事迹。例如《西风烈,胡马梵音长安月》和《华夏精准梵呗不烂舌》两幅,前一幅描绘汉传密宗祖师开元三大士之一的善无畏法师,走丝绸之路来唐传法的一个场景,时年82岁,面对常人都难以克服的自然环境,他以耄耋之躯,徒步万里面对死亡、困难,在动荡的画面中,由于心怀信念而从容淡定,成为了众人的精神支柱。后一幅描绘三论宗的祖师鸠摩罗什大师“十万流沙来振锡,三千弟子共翻经。”的宏大场面,大师一生传奇,智慧非凡,能14种语言且口操秦音,因而大师的眼睛则是这幅作品最通灵之处,正如顾恺之所言:“传神写照,尽在阿睹中”。
作品在艺术手法上,显现出装饰与写实并重,线描与体积光影相结合,华而不腻,古雅与现代相谐,追求厚重大气、画面大而不空小而气象开阔的风格特征。
岳老师常说:“画每一个时代的画,既要像那个时代的整体风貌,也要符合现代人的审美观念”。
例如鸠摩罗什是魏晋时期的人物,作品的服饰、佛像、器皿、用具都要以考古资料作为创作依据。善无畏大师生活于唐代,因此两幅作品才显出不同的气象。
艺术要雅俗共赏,体积感也是时代的一种要求,但中国画的精髓还在于用线,如张彦远所说:“无线者非画也”。唐密祖师肖像组画,就是在保留传统用线内涵的前提下,融入西方素描的体积感和光影效果,因三大士来自印度和斯里兰卡,人物面部的处理则有别于国人,采用由希腊艺术与印度本土艺术相融合产生的犍陀罗佛教雕塑风格,设色则源于敦煌壁画的盛唐气象和传统随类赋彩的设色理念,这样便巧妙的将古今中外艺术熔于一炉。
岳老师一直在如何将线、光、体相融合,装饰与写实相结合,用以表达更深刻的情感,发掘最优秀的文化精神的道路上探索着。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