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在线艺术网

搜索
查看: 18475|回复: 70

[宋辽金] 米芾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7-9-30 08:25: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苏太简参政帖》
  米芾(1051-1108)


     字元章,号襄阳漫士、海岳外史。祖籍山西,迁居襄阳,有“米襄阳”之称。史传说他个性怪异,喜穿唐服,嗜洁成癖,遇石称“兄”,膜拜不已,因而人称”米颠”。他六岁熟读诗百首,七岁学书,十岁写碑,二十一岁步入官场,确实是个早熟的怪才。在书法上,他是“宋四书家”(苏、米、黄、蔡)之一,又首屈一指。其书体潇散奔放,又严于法度,苏东坡盛赞其“真、草、隶、篆,如风樯阵马,沉着痛快”;另一方面,他又独创山水画中的“米家云山”之法,善以“模糊”的笔墨作云雾迷漫的江南景色,用大小错落的浓墨、焦墨、横点、点簇来再现层层山头,世称“米点”。为后世许多画家所倾慕,争相仿效。他的儿子米友仁,留世作品较多,使这种画风得以延续,致使“文人画”风上一新台阶,为画史所称道。米芾究竟以书为尚,还是以画为尚,史家各有侧重。
  米芾集书画家、鉴定家、收藏家于一身,收藏宏富,涉猎甚广,加之眼界宽广,鉴定精良,所著遂为后人研究画史的必备用书。有《宝章待访录》、《书史》、《画史》、《砚史》、《海岳题跋>等。《宝章待访录)成书于元佑元年(1086)八月,分为“目睹”“的闻”两大部分,所录八十四件晋唐品,开后世著录之先河,影响颇大,甚至有专门模仿此书体例的论著,如明张丑撰《张氏四表》。《书史》则更为详实,为后世鉴定家的依据之一。《海岳》一书主要叙述自己的经验心得,十分中肯。该书一般认为是后人辑录米论而在成。
  米芾平生于书法用功最深,成就以行书为最大。虽然画迹不传于世,但书法作品却有较多留存。南宋以来的著名汇帖中,多数刻其法书,流播之广泛,影响之深远,在“北宋四大书家”中,实可首屈一指。康有为曾说:“唐言结构,宋尚意趣。”意为宋代书法家讲求意趣和个性,而米芾在这方面尤其突出,是北宋四大家的杰出代表。米芾习书,自称“集古字”,虽有人以为笑柄,也有赞美说“天姿辕轹未须夸,集古终能自立家”(王文治)。这从一定程度上说明了米氏书法成功的来由。根据米芾自述,在听从苏东坡学习晋书以前,大致可以看出他受五位唐人的影响最深:颜真卿、欧阳询、褚遂良、沈传师、段季展。米芾有很多特殊的笔法,如“门”字右角的圆转、竖钩的陡起以及蟹爪钩等,都集自颜之行书;外形竦削的体势,当来自欧字的模仿,并保持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沈传师的行书面目或与褚遂良相似;米芾大字学段季展,“独有四面”、“刷字”也许来源于此;褚遂良的用笔最富变化,结体也最为生动,合米芾的脾胃,曾赞其字,“如熟驭阵马,举动随人,而别有一种骄色”。
  元丰五年(1082)以后,他开始寻访晋人法帖,只一年就得到了王献之的《中秋帖》。这先人为主的大令帖,对他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他总觉得右军不如其子。但生性不羁的米芾并不满足于小王,早在绍圣年间就喊出了“老厌奴书不换鹅”,“一洗二王恶札”。米芾据说学过羊欣,李之仪说,“海岳仙人不我期……笔下羊欣更出奇”。那么米芾学羊欣大概在卜居海岳庵,是元佑六年之后的事情了。尽管如此,米书并没有定型,近在元佑三年书写的《苕溪帖》、《殷令名头陀寺碑跋》、《蜀素帖》写于一个半月之内,风格却有较大的差异,还没有完全走出集古字的门槛。直到“既老始自成家,人见之,不知何以为主”时才最后完成了自己风格的确立,大概在五十岁以后。这定型的书法面目,由于米芾过于不羁,一味好“势”,即使小楷如《向太后挽词》也跃跃欲试。这“势”固是优点,但同时又成了他的缺陷。“终随一偏之失”,褒贬分明如黄庭坚者应该是比较客观的、公道的。黄长睿评其书法,“但能行书,正草殊不工”,当时所谓“正”,并无确指,不一定是现在的“正楷”,倘指篆隶,倒也恰当。现存的米芾篆隶,的确不甚工,草书也写得平平。他后来对唐人的草书持否定态度,又囿于对晋草的见识,成绩平平自然在所难免。
  米芾作书十分认真,不像某些人想象的那样,不假思索一挥而就。米芾自己说:“余写《海岱诗》,三四次写,间有一两字好,信书亦一难事”(明范明泰《米襄阳外记》)。一首诗,写了三四次,还只有一两字自己满意,其中的甘苦非个中行家里手不能道,也可见他创作态度的严谨。
  米芾对书法的分布、结构、用笔,有着他独到的体会。要求“稳不俗、险不怪、老不枯、润不肥”,大概姜夔所记的“无垂不缩,无往不收”也是此意。即要求在变化中达到统一,把裹与藏、肥与瘦、疏与密、简与繁等对立因素融合起来,也就是“骨筋、皮肉、脂泽、风神俱全,犹如一佳士也”。章法上,重视整体气韵,兼顾细节的完美,成竹在胸,书写过程中随遇而变,独出机巧。米芾的用笔特点,主要是善于在正侧、偃仰、向背、转折、顿挫中形成飘逸超迈的气势、沉着痛快的风格。字的起笔往往颇重,到中间稍轻,遇到转折时提笔侧锋直转而下。捺笔的变化也很多,下笔的着重点有时在起笔,有时在落笔,有时却在一笔的中间,对于较长的横画还有一波三折。勾也富有特色。
  米芾的书法中常有侧倾的体势,欲左先右,欲扬先抑,都是为了增加跌宕跳跃的风姿、骏快飞扬的神气,以几十年集古字的浑厚功底作前提,故而出于天真自然,绝不矫揉造作。学米芾者,即使近水楼台如
者也不免有失“艰狂”。宋、元以来,论米芾法书,大概可区分为两种态度:一种是褒而不贬,推崇甚高;一种是有褒有贬,而褒的成分居多。持第一种态度的,可以苏轼为代表。
  米芾以书法名世,为北宋四家之一,若论体势骏迈,则当属第一。他的成就完全来自后天的努力。他三十岁时在长沙为官,曾见岳麓寺碑,次年又到庐山访东林寺碑,且都题了名。元佑二年还用张萱画六幅、徐浩书二帖与石夷庚换李邕的《多热要葛粉帖》。证之其书法,二十四岁的临桂龙隐岩题铭摩崖,略存气势,全无自成一家的影子;三十岁时的《步辇图》题跋,亦使人深
感天资实逊学力。米老狡狯,偶尔自夸也在情理中,正如前人所云“高标自置”。米芾自叙学书经常会有些故弄玄虚,譬如对皇帝则称“臣自幼便学颜行”。但是米芾的成功完全来自后天的苦练,丝毫没有取巧的成分,米芾每天临池不辍,举两条史料为证:“一日不书,便觉思涩,想古人未尝半刻废书也。”“智永砚成臼,乃能到右军(王羲之),若穿透始到钟(繇)、索(靖)也,可永勉之。”他儿子米友仁说他甚至大年初一也不忘写字。(据孙祖白《米芾米友仁》)。米芾富于收藏,宦游外出时,往往随其所往,在座船上大书一旗“米家书画船”。
  米芾嗜石,《宋史》本传记有其事。元倪镇有《题米南宫拜石图》诗:“元章爱砚复爱石,探瑰抉奇久为癖。石兄足拜自写图,乃知颠名传不虚。”据此诗,米芾对此癖好自鸣得意,自写《拜石图》。后世画家亦好写此图,于是米芾拜石一事便喧腾人口,传为佳话。米氏宝晋斋前也有异石,以供清玩,《书异石帖》记有此石。相传米芾有“瘦、秀、皱、透”四字相石法。   米芾还爱砚。砚是“文房四宝”之一,为书画家必备之物。米芾于砚,素有研究。著有《砚史》一书,据说对各种古砚的晶样,以及端州、歙州等石砚的异同优劣,均有详细的辨论,倡言“器以用为功,石理以发墨为上”。《宝晋斋法书赞》引《山林集》中一帖:“辱教须宝砚,……砚为吾首,……”米芾把砚看得像自己的头颅一样重要,可谓溺爱之深。(“帖身”亦出于《法书赞》)兼有石癖、砚癖的米芾自然对砚山极为重视。砚山是一种天然峰峦形成的砚石,在底部山麓处,琢平可受以水磨墨,既可作为文房清玩,又能为临池染墨之具。《志林》记米芾得一砚山而抱眠三日。其中最著名的一座是南唐后主李煜之物,为结屋甘露而转让他人换得宅地一方,米芾念念思之,因作有《研(砚)山图》传世。
  米芾晚年居润州丹徒(今属江苏),有山林堂。故名其诗文集为《山林集》,有一百卷,现大多散佚。目前传世有《宝晋英光集》。米芾能书又能诗,诗称意格,高远杰出,自成一家。尝写诗投许冲元,自言“不袭人一句,生平亦未录一篇投豪贵”,别具一格为其长,刻意求异为其短。
    米芾画迹不存在于世。米芾自著的《画史》记录了他收藏、品鉴古画以及自己对绘画的偏好、审美情趣、创作心得等。这应该是研究他的绘画的最好依据。米芾的成功在于通过某种墨戏的态度和母题选择达到了他认可的文人趣味。米芾意识到改变传统的绘画程式和技术标准来达到新的趣味的目的。究其原因:米芾首先是一个收藏宏富的收藏家,鉴定家,对历代绘画的优劣得失了然于胸,更多考虑的是绘画本体的内容;而苏轼首先是一代文豪,然后才以业余爱好者的身份来发表他的绘画观,较多地以诗(文学)的标准来衡量、要求绘画,固然不乏真知灼见,但终究与画隔了一层。所以后多是把米芾当作画家,把苏轼当作美术理论家来看的。心中叨念的是苏轼的画论,而手中实践的却是米家云山,尽管苏轼有画传世而米芾一无所有。作为历史研究,不能不指出米芾的美术思想远比苏轼超出他们所处的那个时代。
    其子米友仁书法继承家风,亦为一代书家。
发表于 2012-9-21 14:55:04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此全面介绍米帖的不多。多谢楼主
 楼主| 发表于 2007-9-30 08:28:23 | 显示全部楼层
米芾三吴诗帖
米芾《三吴诗帖》纸本 行书 纵30.6厘米 横63厘米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释文:
黻谨以鄙诗送
提举通直使,江西
襄阳米黻上。
三吴有丈夫,气欲吞
海水。开口论世事,借
箸对
天子。瑞节高如松,一岁
几繁使。秋水浮湘月,
罇酒屡觏止。言别不可
攀,寥虚看云驶。

  米芾18岁时(公元1068年), 授秘书省校字郎,出任广东浛洸(今英德)尉,居职二年。任内在地方的风化教育上留有很好的口碑。据阮元《广东通志》所载,他在浛洸时“风韵潇远,趣向高洁,山水佳处,游题殆遍,而职事修举,教化兴行,祀名宦。”在浈水边的烟雨楼,望夫冈都留下有名的诗篇,在英德,阳山,潮州都有石刻,在广州留有墨迹。
01.jpg
 楼主| 发表于 2007-9-30 08:30:29 | 显示全部楼层
拜中岳命作

米芾 《拜中岳命作》 纸本 行书 纵29.3厘米 横101.8厘米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释文:
拜中岳命作。
芾二。
云水心常结,风尘
面久卢。重寻钓
鳌客,初入选仙
图。鼠雀真官耗,
龙蛇与众俱。却怀
闲禄厚,不敢著
潜夫。
常贫须漫仕,闲禄是
身荣。不托先生第,
终成俗吏名。重缄议
法口,静洗看山睛。夷
惠中何有,图书老此生。
baizhongyue.jpg
 楼主| 发表于 2007-9-30 08:34:30 | 显示全部楼层
米芾乡石帖
米芾乡石帖 行书 纵28.2厘米 横30.5厘米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释文:
新得紫金右军
乡石。力疾书数
日也。吾不来。果不
复来用此石矣。
元章。


[ 本帖最后由 醒悟 于 2007-9-30 08:35 编辑 ]
zijin.JPG
 楼主| 发表于 2007-9-30 08:38:46 | 显示全部楼层
米芾清和帖
  米芾《清和帖》行书。纸本。纵28.3厘米 横38.5厘米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米芾《清和帖》,亦称《致窦先生尺牍》
释文:
芾启。久违倾仰,
夏序清和,
起居何如?衰年趋
召,不得久留,伏惟
珍爱。米一斛,将微
意,轻鲜悚仄。馀惟
加爱、加爱。芾顿首。
窦先生侍右。
qinghe.JPG
 楼主| 发表于 2007-9-30 08:41:47 | 显示全部楼层
蜀素帖


米芾《蜀素帖》 墨迹绢本 29.7×284.3cm 台北故宫博物馆藏
  北宋时,蜀地(四川)生产一种质地精良的本色绢,称为蜀素。有个叫邵子中的人把一段蜀素裱成一个长卷,上织有乌丝栏,制作讲究,只在卷尾写了几句话,空出卷首以待名家题诗,以遗子孙, 可是传了祖孙三代,竟无人敢写。因为丝绸织品的纹罗粗糙,滞涩难写,故非功力深厚者不敢问津。一直到北宋元祐三年(公元1088年)米芾三十八岁时,米芾见了却“当仁不让”,一挥到底,写得随意自如,清劲飞动,真似如鱼得水一般,他在上面题了自作五七言八首诗,这就是《蜀素帖》。此卷由于丝绸织品不易受墨而出现了较多的枯笔,使通篇墨色有浓有淡,如渴骥奔泉,更觉精彩动人。此卷明代归项元汴、董其昌、吴廷等著名收藏家珍藏,清代落入高士奇、王鸿绪、傅恒之手,后入清内府,现存台湾故宫博物院。
shusutie.JPG
 楼主| 发表于 2007-9-30 08:44:35 | 显示全部楼层
虹县诗帖

米芾《行书虹县诗卷》纸本 纵31.2厘米 横487厘米
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
0001.jpg
 楼主| 发表于 2007-9-30 08:55:37 | 显示全部楼层
米芾《行书虹县诗卷》局部
    此卷为米芾途经风光明媚的虹县(今安徽泗县)时,挥毫写就的自作诗。米芾的大字行书传世极少,而这件又是其最晚年的大字代表作,因而十分珍贵。原作见于2006年上海博物馆《中日书法珍品展》。 释文:
虹县旧题云。
快霁一天清淑气,健帆千里碧榆风。满舡书画同明月,十日陏花窈窕中。
再题。
碧榆绿柳旧游中,华发苍颜末退翁。天使残年司笔研,圣知小学是家风。长安又到人徒老,吾道何时定复东。题柱扁舟真老矣,竞无事业奏肤公。
hongxian1x.jpg
hongxian2x.jpg
hongxian3x.jpg
hongxian4x.jpg
hongxian5x.jpg
hongxian6x.jpg
hongxian7x.jpg
hongxian8x.jpg
hongxian9x.jpg
hongxian10x.jpg
hongxian11x.jpg
 楼主| 发表于 2007-9-30 08:59:50 | 显示全部楼层
岁丰帖

米芾《岁丰帖》 纸本 行书 纵31.7厘米 横33厘米 美国普林斯顿大学艺术博物馆藏
释文:
芾顿首再启:弊邑幸岁丰
无事,足以养拙茍禄,无足为
者.然
明公初当轴,当措生民於仁
寿,县令承流宣化,惟日拭目
倾听,徐与含灵共陶
至化而已.芾顿首再启.


[ 本帖最后由 醒悟 于 2007-9-30 09:02 编辑 ]
suifeng.jpg
 楼主| 发表于 2007-9-30 09:05:48 | 显示全部楼层
留简帖



 米芾《留简帖》,纸本 行书 纵31.7厘米 横39.7厘米 美国普林斯顿大学艺术博物馆藏 释文:
芾顿首再拜。前
留简而去,不得一见,于今怏怏。

教知
行李已及。偶以林宪巡历,
既以回避,遂谒告家居。
或渠未至,急走
舟次也。粮如命。他干一一
示下。对客草草。芾顿首。
注: 林憲,字景思,號雪巢,吳興人。乾道間中特科,監南嶽廟。參知賀允中愛其才,以孫女妻之,因寓居天台。工詩,有雪朝小集 。
liujian.jpg
 楼主| 发表于 2007-9-30 09:13:23 | 显示全部楼层
米芾闻张都大宣德帖


米芾《闻张都大宣德尺牍》,又称《河事帖》 行草书。纸本。纵29.4厘米 横33.8厘米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释文:
闻张都大宣德,权提
举榆柳局在杞者。傥蒙
明公荐此职,为成此河事
致薄效何如。芾再拜。
南京以上曲多未尝浅,
又以明曲则水逶迤。又
自来南京以上方有水头,
以曲折乃能到。向下则无
水头。此理是否。
zhdd.jpg
 楼主| 发表于 2007-9-30 09:17:19 | 显示全部楼层
米芾彦和帖


米芾 《彦和帖》 行草书。纸本。台北故宫博物院藏。信札一则。约书于北宋徽宗崇宁二年(1103)。纵30.1厘米,横42.6厘米。
[释文]芾顿首启。经宿。
尊候冲胜。山试
纳文府。且看芭山。暂
给一视其背。即定交
也。少顷。勿复言。芾顿首
彦和国士。
本欲来日送。
月明。遂今夕送耳。

[ 本帖最后由 醒悟 于 2007-9-30 09:19 编辑 ]
yanhe.JPG
 楼主| 发表于 2007-9-30 09:22:05 | 显示全部楼层
逃暑帖 米芾《逃暑帖 》纸本 行书 纵30.9厘米 横40.6厘米 美国普林斯顿大学艺术博物馆藏 释文:
芾顿首再启。芾逃暑
山,幸兹安适。人生幻法,中□
为虐而热而恼。谚以贵□
所同者热耳。讶挚在清□之
中,南山之阴。经暑衾□
一热恼中而获逃,此非幸□。
秋可去此,遂吐
车茵。芾顿首再启。
taoshu.jpg
 楼主| 发表于 2007-9-30 09:28:57 | 显示全部楼层
米芾值雨帖
米芾 《值雨帖》行书。纸本。台北故宫博物院藏。信札一则。约书于北宋徽宗崇宁二年(1103)。纵25.6厘米, 横38.6厘米。
释文:
芾顿首。早拜见。值雨。
草草。不知轴议何
者为如法。可换更告
批及。今且驰纳。芾皇(惶)恐顿首。
伯充防御台坐。
庭下石如何去
里。去住不过
数日也。
[简介]
zhiyu.JPG
 楼主| 发表于 2007-9-30 09:32:42 | 显示全部楼层
米芾竹前槐后诗卷
  米芾 《竹前槐后诗卷》行书。纸本。纵29.5厘米 横31.5厘米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米芾 《竹前槐后诗卷》,亦称《致希声吾英友尺牍》、《非才当剧帖》。 释文:
芾非才当剧,咫尺音敬
*然,比想
庆侍,为道增胜,小诗因以
奉寄。
希声吾英友。芾上。
竹前槐后午阴繁,壶
领华胥屡往还。雅兴
欲为十客具,人和端使一身闲。
zhuqianhuaihou.JPG
 楼主| 发表于 2007-9-30 09:36:54 | 显示全部楼层
米芾临沂使君帖米芾 《临沂使君帖》(又称戎薛帖) 行草书。纸本。纵31.4厘米 横25.1厘米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释文:
芾顿首。戎帖一、薛
帖五上纳,阴郁,为况
如何?芾顿首。
临沂使君麾下
linyishijun.JPG
 楼主| 发表于 2007-9-30 09:39:32 | 显示全部楼层
米芾箧中帖

米芾《箧中帖》(又称《致景文隰公阁下尺牍》、《天机笔妙帖》) 行草书。纸本。信札一则。约书于北宋哲宗元祐六年(1091)。纵28.4厘米,横39.5厘米。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释文]南宫天机笔妙(鲜于枢书)
芾箧中怀素帖如何。
乃长安李氏之物。
王起部、薛道祖一见。便
惊云。自李归黄氏者也。芾
购于任道家。一年扬州送
酒百馀尊。其他不论。帖
公亦尝见也。如许。即并驰
上。研山明日归也。更乞
一言。芾顿首再拜。
景文隰公阁下。

[ 本帖最后由 醒悟 于 2007-9-30 09:41 编辑 ]
jiazhong.JPG
 楼主| 发表于 2007-9-30 09:47:36 | 显示全部楼层
苕溪诗卷


《苕溪诗卷》,米芾书,纸本,行书,纵30.3厘米,横189.5厘米。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全卷35行,共394字,末署年款“元戊辰八月八日作”,知作于宋哲宗元祐三年戊辰(公元1088年),时米芾38岁。开首有句“将之苕溪戏作呈诸友,襄阳漫仕黻”。知所书为自撰诗,共6首。
  此卷用笔中锋直下,浓纤兼出,落笔迅疾,纵横恣肆。尤其运锋,正、侧、
藏、露变化丰富,点画波折过渡连贯,提按起伏自然超逸,毫无雕琢之痕。其结
体舒畅,中宫微敛,保持了重心的平衡。同时长画纵横,舒展自如,富抑扬起伏
变化。通篇字体微向左倾,多攲侧之势,于险劲中求平夷。全卷书风真率自然,
痛快淋漓,变化有致,逸趣盎然,反映了米芾中年书的典型面貌。吴其贞《书画
记》评此帖曰:“运笔潇洒,结构舒畅,盖教颜鲁公化公者。”道出了此书宗法
颜真卿又自出新意的艺术特色。
  此卷末有其子米友仁跋:“右呈诸友等诗,先臣芾真足迹,臣米友仁鉴定恭
跋。”后纸另有明李东阳跋。据鉴藏印记,知此帖曾藏入南宋绍兴内府,明杨士
奇、陆水村、项元汴诸家,后入清乾隆内府,并刻入《三希堂法帖》。

释文: 苕溪诗帖
  将之苕溪,戏作呈诸友。襄阳漫仕黻。
  松竹留因夏,溪山去为秋。久赓白雪咏,更度采菱讴。缕会(此字误书旁注卜乃点去符号)玉鲈堆案,团金橘满洲。水宫无限景,载与谢公游。
  半岁依修竹,三时看好花。懒倾惠泉酒,点尽壑源茶。主席多同好,群峰伴不哗。朝来还蠹简,便起故巢嗟。
  余居半岁,诸公载酒不辍。而余以疾,每约置膳清话而已,复借书刘、李,周三姓。
  好懒难辞友,知穷岂念通。贫非理生拙,病觉养心功。小圃能留客,青冥不厌鸿。秋帆寻贺老,载酒过江东。
  仕倦成流落,频惯转蓬。热来随意住,凉至逐缘东。入境亲疏集,他乡彼此同。暖衣兼食饱,但觉愧梁鸿。
  旅食缘交驻,浮家为兴来。句留荆水话,襟向卞峰开。过剡如寻戴,游梁定赋枚。渔歌堪画处,又有鲁公陪。
  密友从春拆,红薇过夏荣。团枝殊自得,顾我若含情。漫有兰随色,宁无石对声。却怜皎皎月,依旧满舡行。
  元祐戊辰八月八日作。
注:此卷原贮长春伪满宫,后散出宫外,红字全缺或少缺。今据未损照片本依米帖缺字摹出。
tiaoxi.JPG
 楼主| 发表于 2007-9-30 10:02:50 | 显示全部楼层
高清晰图片
txs01.jpg
txs02.jpg
 楼主| 发表于 2007-9-30 10:04:29 | 显示全部楼层
高清晰图片
txs03.jpg
txs04.jpg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