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在线艺术网

搜索
查看: 2915|回复: 1

周慧珺:书法家要对得起“润笔”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2-8 19:52: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安靖 于 2015-2-8 19:52 编辑


0.jpg


周慧珺(1939—),浙江镇海人。曾任上海书法家协会主席,中国书法家协会副主席、上海市文联副主席,上海中国画院一级美术师。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顾问。

  1962年 参加上海市青年宫书法学习班。得到沈尹默、拱德邻、翁闿运等著名书法家亲授。以节临米芾《蜀素贴》行书入选由上海中国书法篆刻研究会成立后第一次举办的上海市书法展览。


作为一位著名的书法家,周慧珺把自己的书法艺术探求之路称之为一趟“苦旅”,并对书坛现状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问:您曾经写过一篇自序,叫《书道苦旅》。为什么说书法是一趟苦旅?如何理解这个苦?
  周慧珺:书法苦旅也许和作家余秋雨说的“文化苦旅”有相通的地方。学书法很苦,很枯燥,特别是我们那个时代,物质条件差,就更苦了;希望以书法谋个前途也苦,太难,机会太少;即使您所谓“功成名就”了,也苦,辛弃疾说:“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可怜白发生”,老了,你有很多想法,对自己的作品越来越不满意,总感觉自己可以写得更好一些,但是精神、体力、思想力却衰退了,想变想突破的愿望很强烈,但是实现的可能性却似乎越来越渺茫。这种精神上的苦很深刻,唯作者自知。



  问:审视一路走来的足迹,您觉得一个书法家的成长,主要靠什么?一个优秀的书法家,需要具备哪些特质?
  周慧珺:书法家的成长和其他什么“家”的成长一样吧,标准答案无非是勤奋、好学、虚心、坚持,等等。如果要获得社会承认,可能也还需要某些机遇,需要有一点运气。而比较特殊的要求,我觉得是在现实环境下,书法家尤其需要耐得住寂寞,抗得住诱惑,经得住冲击,守得住心境。你可能看到其他人字没有你写得好,摇身一变就成书协领导了,就成众人景仰的“著名书法家”了,你因此动摇了自己学习书法的信心,那就不好了。我非常感动于习近平总书记在十八大上说的:“努力向人民向历史交一份合格的答卷。”他特别提出“历史”,而不是我们常常说的“时代”,引人深思。书法家要经得起历史考验,唯一的考量就是他曾经的作品,而不是他曾经的职位。我并不是说书法家必须要有千秋之想,这太勉为其难了。但是立一个标杆,树一面镜子,会使自己生活得更高尚些更有尊严一些。我觉得,只考虑眼前的具体利益、过于实用主义的人是不能成为真正的书法家的。我特别提出这一点,是因为我真实地看到了这一点,物欲对于书法家的影响似乎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强烈。



  问:书法如何创新?有人夸您的字里面,没有女人气,您觉得这是一种赞扬么?还有人说,十几年过去了,您的书法作品没有太多变化。当然也有人看到你在求变,但又有人觉得这种变化不伦不类。您能接受这种批评吗?
  周慧珺:男人没有男人气是一种嘲讽,女人没有女人气却是一种赞扬,这恐怕还是一种重男轻女的表现吧?中国书法从来就是男人“表演”的项目,历史上绝少女书家,留存的经典也都是男书家的作品,由于从小就学习男书家作品,或者也由于我性格上更喜欢痛快淋漓,写着写着就这样了,没有刻意去营造男人气或者女人气的意思。有人觉得我的字没有变化,我也在想这问题。变化应该是有的,但到我们这样的年龄,到我们这样的程度,大的变化很难,革命性的突破更难。我在前面已经说过,这也是我痛苦的地方,体力、思想力、观念都束缚着你,限制着你,不是我不想变,而是很难达到升华程度的蜕变,所谓凤凰涅槃,浴火重生的大变。你知道该变,但是你不清楚该如何变,突破不了,这就是所谓“书法苦旅”。这种“苦”将伴随你终身。



  问:在您心目中,书法到底意味着什么?书法的真谛是什么?您通过书法,最想表达的是什么?
  周慧珺:当代有个学者曾说书法是中国文化核心的核心。写字的人都很兴奋。但恐怕书法还不是文化核心。中国书法存在几千年了,如果是文化核心的核心,古人早就兴奋了。古人从来没这么说过,说明不是。老子、孔子、庄子的哲学,诗词文赋等等,或可以说是中国文化的核心,书法没有这么伟大和重要。书法过去是一种表述工具,几千年的积累,使得这种表述很丰富很复杂,带有强烈的艺术性。它也许可以“载道”,也就是通过书写可以表现一种抽象的精神,但是它毕竟很难直接地影响我们的思想,它没有“教化”作用。到了现代,书法的表述作用减弱了,就更接近一种有丰厚底蕴的视觉艺术。至于我本人,无非就是从小喜欢书法,长大了又做着写字的工作,投入比常人更多更深入些,一直努力到现在,想把字写好,但是做不到。如此而已。至于现在书法有红火的市场,我觉得当然是好事,说明艺术受到社会尊重,书法家的努力得到社会承认。只是我们自己应该清醒,我们年长些的作者都明白,不是从来如此的。所以,一要感谢时代;二要回报社会;三要精益求精,努力创作书法精华而不是书法垃圾,对得起古人所谓的“润笔”,今人所谓的“稿酬”。



  问:您如何看待目前书法的大环境,它有利于书法家的成长吗?还是这样的环境,难以造就真正的大书法家?
  周慧珺:首先要肯定的是,当代书法二十年的发展是远超过前四十年的。这不能凭感觉,你得把中国书协历次全国展览的作品集比较,当今年轻人的作品好过当年很多前辈。书法的整体进步不能抹杀。尤其是草书的发展,我觉得称为中国书法史上的一个高峰也不为过。书法并不是一定要“艰难困苦,玉汝于成”的,物质条件的丰富,印刷技术的发达,都给今天的书法爱好者带来极大的便利,事半功倍。
  书法市场的红火,也提高了书法学习者的热情。书法家从来没有今天这样的社会地位和经济地位,历史上也从来没有今天这样多的书法作者,在这样的基础上,如果说书法的整体水平还不如书法土壤贫瘠的五六十年代,那是不可想象的。所以说,应该肯定今天的书法大环境是好的,至于这样的环境能否造就真正的大书法家,则就不好说了。因为中国传统意义上的大书法家,往往是文化的象征。而书写是今天作者的强手,文化尤其是传统文化却是今天作者的弱项。而这方面的跛脚是社会的问题,是教育的责任,不能把板子打在书法作者屁股上。何况所谓大家,往往需要后代来认定的。连吴昌硕当年也并不公认,故宫博物院院长马衡就说他石鼓文写得不像样。齐白石这样大家,当年的非议就更大了。这都是事实,历史的经验值得注意。  



  问:能否评价一下书法现状?在全国书法大展中,大家越来越注重装饰性,作品求大求色彩求装饰,您觉得这种风气是否舍本逐末,需要改变么?
  周慧珺:大作品、多色彩、重装饰是现在的书法展厅效应所造成的,物质基础决定社会存在。佛要金装,人要衣装,如果范冰冰老是穿着我这样的衣服,她肯定没有今天的影响力。你所说的“舍本逐末”是存在的,不过在全国展览这种最高级别的评选中,大作品、多色彩、重装饰,恐怕也只能在相同水平的作品中,相对多得几分而已。评委都是专家,书写水平很差,完全靠外在装饰还是混不过去的。何况大作品、多色彩、重装饰的创作难度或者说制作难度也很高,我想这些作者平时创作也一定不会“舍本逐末”去费那么大功夫的,正如范冰冰平时在家也一定穿便装,但她要去走红地毯,则晚礼服还是需要的,没有谁不理解。

  问:您所理解的完美书法是什么样?您最想达到的理想的书法境界是什么?
  周慧珺:这世界上的事情没有完美,所谓完美只是相对而言,不完美才是绝对的。书法也就是没有完美,所以才充满了魅力,探索实践才没有止境。即便是《兰亭序》,也有人觉得它偏于软弱。就拿苏东坡的书法来说,也有人认为他的字太肥,是“墨猪”。至于我这样的书法作者,就关注今天是不是比昨天写得好一点,明天能否比今天又好一点,如此而已。如果要让我通过书法作品来表达“高深的思想”,体现“崇高的品质”,要“与天地宇宙精神相往来”等等,我是做不到的。别人能否做到,我不妄加评论,但是怀疑。我所谓的书法理想境界就是写出我的性情我的风格,同时有较高的书法技术难度,与中国书法传统审美标准也没有大的违背。如果能还有一点时代气息,能在传统审美基础上有一点点突破,那就更好了。但是能否实现,我也怀疑。

发表于 2015-2-11 08:05:27 | 显示全部楼层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