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在线艺术网

搜索
查看: 1673|回复: 1

学院风骨—当代书法专业博士学术邀请展:苏显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1-13 10:17: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学术主持:
苏金成博士(上海大学硕导)
叶康宁博士(常州大学副教授)
朱亮亮博士(民族美术执行主编)
策 展 人:诸明月(刘海粟美术馆策展部)
展览时间:2016年1月1日-8日
展览地点:江苏省常州市双桂坊刘海粟美术馆

邀 请 函
中国在线艺术网和刘海粟美术馆近期将强势推出“学院风骨”——当代书法专业博士学术邀请展暨书法教育与学术高层论坛!将于2016年1月1日在刘海粟美术馆举办,印制精美作品集,每位博士一篇学术文章(发表过的也可以,字数在五千至七千左右),两件书法作品。全面展示当代主流学术阵线的理论和创作成就,通过艺术家的理论文章、创作状态在微信新媒体平台推出。本次展览拟邀请一百位书法博士参展,涵盖国内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美术学院、中国艺术研究院、南京艺术学院、北京师范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四川大学、南京师范大学等全国知名院校的书法家参与。

同时在线艺术网也可为参展艺术家于中国在线艺术网站上,创建个人微官网。及时显示艺术家本人创作状态。凡愿意参加本活动的书法博士(最好是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可以与策展人诸明月联系,各类学术研讨会、展览等活动详情请关注中国在线艺术网“书法名家”微信平台。现需要将您的艺术资料发到邮箱:2572458700@qq.com, 发完请致电:13801446998 徐顺才(中国在线艺术网);望国内学术与创作兼擅的书法博士艺术家鼎力支持,共襄盛举,共同参与并见证此次能写进当代书法史的盛大展览!

策展人:诸明月(刘海粟美术馆策展部)13685209898
学术主持:苏金成博士(上海大学硕导)、叶康宁博士(常州大学副教授)、朱亮亮博士(民族美术执行主编)

苏显双

简介:
苏显双 现为吉林大学古籍所书法博士,长春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书法系主任、硕士生导师。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考级中心考官,吉林省书法家协会理事、学术委员会委员,长白山书法家协会副主席。

书法作品多次参加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办的大展并获奖,入选“全国书坛青年百强榜”、“吉林省十大青年书法家”。

论文获第二届中国书法艺术节优秀论文奖,入选全国第九、十届书学讨论会、“海派书法国际研讨会”,出版学术专著、书法集、教材、字帖二十余种,曾应邀赴俄罗斯、日本及韩国等国进行书艺交流,作品被中国文字博物馆、牛津大学、克迈罗沃文化艺术大学等单位收藏。

临米芾手札

01退斋余墨(一)
自爱不自贵
文/苏显双
1988年吴冠中筹备香港“万紫千红”精品展时,曾对友人说过他进入晚年时要做两件事:一是撇开满意之作,二是毁掉不满意之作。1991年9月27日,为维护艺术的纯洁神圣,维护读者和收藏者的权益,决不让谬种流传,他下决心毁画!

经过几天的清理,废纸渐渐堆满画室,儿媳和阿姨便抱下楼去用火烧。邻居纷纷过来说,吴先生的画价值连城,烧掉这么多,等于烧了不少房子。

吴冠中是声名显赫的大画家,他的画作价比黄金,却不自贵,表现出一个艺术家应有的品格和精神,让我们看到了一个“大写的人”!

这不由让我想起了淳朴的已故作家路遥。

101457cmajwitxkwg4zpv8.jpg
随原吉林省省长王儒林出访日本,书赠送宫城县知事村井嘉浩

他在一封给朋友的信中写到:

我最近也在深入研究我国文学的传统和现状,极不满足有些“国粹”,想尽力冲破,在文学表现上走自己的路。这当然妨碍我很快去“出名”。在文学上传统的观念束缚并不比思想上、政治上小,极需要一些有勇气的人去打破,开创新的境界。

路遥在创作上一向是以严谨著称的,不像有些人一旦出了名便降低了对自己的要求,创作上开始随心所欲起来,将一些不成熟的东西随便抛出。故而我们总能从路遥的作品中读出一种沉甸甸的沉重感,让人玩味不尽。

想想我们热闹的书坛吧,能够在盛名之下仍然严于律己,努力使自己名副其实的书法家太少了!他们一旦名为天下知便飘飘然躺在了功劳薄上吃起老本,做起“春秋大梦”来,心眼活的则充分发挥自身优势拎着如椽大笔四处赶场子挣票子去了。当然每次都是“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却总有人愿把大把的票子送上来。书法家进入市场,是时代的进步,用辛勤的劳动换取钱财本无可厚非。可要命的是不知不觉中,书法家竟成了活动家,哪里还有心思和精力坐下来临临帖、读读书、充充电。于是乎,在自我感觉良好的陶醉中渐渐就失去了灵性和厚积薄发的活力。老是拿那笔破字唬人,哪还有人肯买你的账!可有些人偏偏就贱,只要你位子高喊得响,管你水平如何,照样捧你的臭脚没商量,活气死人。

101457er6sb1un1sbbtbsf.jpg
于韩国首尔世宗文化会馆表演书法

据说张中行老先生每隔一段时间便要到出版社的办公室里去闭门创作,以还字债。不是为了润笔费,也不是显示自己的才华,而是怕人家说他架子大。这也是一种自爱不自贵。自重己名,不把自己太当回事,尊重了别人,更抬高了自己。这是正派文人和艺术家应有的做派和品格。

自爱者,爱其名节,严格自律,总能不断完善自我;不自贵者,耻于自吹自擂,标榜自己的作品流芳百世,时间是最无情而公正的,用不了多久,一切便有公论。

与俄罗斯克麦罗沃文化艺术大学师生交流书艺

02退斋余墨(二)
批评与雅量
文/苏显双
上世纪30年代,上海书法家沈尹默以诗书双绝享誉书坛。可陈独秀却不以为然,在一次和沈等人的聚会上,陈独秀当种直陈己见:你的诗很好,字则其俗在骨。此语一针见血,可谓“入木三分骂亦精”,再有雅量的人听了恐怕也会脸上挂不住劲,何况是声高誉隆的大家沈尹默了。可沈先生并未老羞成怒,而是虚心接受陈的“诤言”,并在以后的书法实践中力避“俗”病,此等容人雅量实非一些所谓的大家所能具备的。
冯梦龙说:“门内有君子,门外君子至。”如果沈先生不是一个虚怀若谷之人,想必陈独秀也未必敢于直言如此刻薄之话。反观当代书坛像二人这般直率批评和闻过则喜的人是不多见的,我们常见的是一旦声誉日隆、高高在上,便架子大脾气长,容不得半点“不同声音”。对其大作只能顶礼膜拜,来不得半个字的批评。而一些刚出道的新锐更是法术超人,先花钱办个展览,同时出一本厚厚的作品集,再四处请人“评论”一番,之后便可通过媒体(花钱买版面就是了)广而告之,大炒特炒了,似乎一下子就跻身大家行列,可以显名于书法界了。一些书法类报刊杂志上的书法评论文章,皆谀词满纸、虚情假意,让人看了不禁脸红耳热。即使偶有谈及问题毛病处,也是闪烁其词、不疼不痒。一看就知道是碍于情面或吃了人家的拿了人家的。这是对艺术的不负责,也是对他人的愚弄和伤害。这是在自降身价、自毁声誉。芝麻怎么就能变成了西瓜?黑猫怎么就变成了白猫?明眼人一看便知道是咋回事。
101458pyl7eyr2mlv7yfz7.jpg
课堂上向导师丛文俊先生请教创作问题

大凡艺术的成长是与批评分不开的,诚如失败是成功之母一样,没有批评,艺术很难谈到繁荣发展,其实大多数被批评者还是想听一些中肯意见的,评者也想说几句不违心有见地的真言。只是“逢人只说三分短,不可全抛一片心”的古训已深入人心,“千错万错马屁不会错”的思想根深蒂固。这年头谁不想左右逢源,你好我好大家好呢?没有人四个眼不交交两眼。所以批评家都成了抬轿子吹喇叭的能手,弄得批评充满了脂粉气。也许有人说这是社会风气使然,但艺术界应是有些不同的,我们从事的是雅事,岂能太从俗了?相比之下,美术界、文学界的批评风气要好得多了。

直率的批评和接纳批评的雅量是当代书坛所欠缺和需要的。制约书法批评的瓶颈是书家缺少雅量,对于批评需要人们以健康心态对待它,以愉快的心情接受它,熙熙攘攘的社会里难得有艺术这块高雅圣洁之地,应该好好地珍惜维护它。

与导师丛文俊先生在安阳艺术考察

03退斋余墨(三)
只想做个传统守望者
文/苏显双
祝枝山《论书帖》云:“有功无性,神采不生,有性无功,神采不实。” 书法创作首重个性,个性风格之优劣高下全赖于字内工夫和字外修养,当然悟性和天分亦不可或缺。“与众同者俗物,与众异者奇才”,书家个性的形成非任笔为体、矜才使气的浮躁和习气。纵观书史,只有训练有素、品位境界古雅醇厚的书家才能经得起历史无情的检验而为后人所津津乐道、竞相效仿。若想格高调雅,入古是唯一途径。今人书法大多主观色彩太浓,面目趋同,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竞学时人,难得古味。可见,传承书法正脉的任务始终长期而艰巨。

研习书法多年,虽乏善可陈,但所幸没沾染过多的俗弊。去俗要在“取法乎上”----守住经典和楷模,这是一个书家得以不断继长增高的根本,正是基于以上想法,我的书法追求主要体现在以下两方面:

一是浸淫传统,绝去尘俗。近古则雅,趋今则俗。避俗就雅的途径惟有回归经典、深化经典,之后才能谈活用经典。现在很多人之所以盲目跟风就是因为对传统理解不够,随人做计。对时下流行的东西适当关注可以,要有自己的判断和取舍。我们身在凡俗中,不可避免地会近墨近朱,所贵者在立定脚跟,守住传统正脉,绝不可随波逐流,迷失自我。当然求古也不是墨守成规,只知重复古人,而是要“古化为我”,若能深入古人精髓,得其气味,信笔挥洒时自能“楚调自歌,不谬风雅”。

二是精益求精,富有巧思。古人讲“精美出于挥毫,巧妙在于布白”,所以无论临帖还是创作,都要力求精益求精,以一种敬畏之心待之。当然精巧不只需要死功夫,还要富有巧思,若想走的更远,全赖学问修养之支撑。故东坡说“作字之法,识浅、见狭、学不足三者,终不能尽妙。”对于技巧至上者,“政使笔墨不减元常、逸少,亦俗人耳”。王羲之云:“书者,玄妙之伎也。”技非技,还要在形而下的技巧层面向形而上的道的层面去追求。先能精熟,熟能生巧,再求巧中寓拙,而后真巧生焉。

吾生有涯,艺海无涯,但我想只要找对了路,就不怕路有多远。面对玄妙难名的书法艺术,我只想做个老老实实的传统守望者,青灯黄卷,朝夕于斯,去不断获得一个个发现的快乐......

101458duv8iksvkirr8opv.jpg
行草书宋人诗斗方

04退斋余墨(四)
为自己写字
文/苏显双
近日诸事缠身,较少动笔写字,终于挨到周末,可以尽兴挥写一番,补补欠下的功课,还可以还一还欠下的笔债。
写草书需要速度和激情,故极富挑战性,成功率不高。往往是“信笔一挥百纸尽”,满意之作无处寻。当然也有例外的时候,此作就是在反复书写另一首诗后的“妙手偶得”(其实是初看甚妙,再看无味,三看生厌,故加引号)。之所以说是“偶得”,是因为乃一遍完成,尺寸不大,内容也比较熟,又不是为了参展,可以说完全是在没有负担和压力之下的“合作”。
草书瞬息万变、妙合自然,好的草书“唯观神采,不见字形”,其妙处往往“不可以目取”,既能出于意料之外,又要合乎情理之中。故对书者的技巧、悟性、性情、想象力和创造力等都是极大的考验,断非斤斤于技巧者所能得也。若要“达性通变,其常不主”,必须有“廪阴阳而动静,体万物以成形”之本领。所以说作草书是一件很难的事情,一挥而就的潇洒背后一定是无数个日日夜夜的临池不辍、苦心孤诣,不能“徒见成功之美,不悟所致之由”,这也是在提醒我们要知道尊重和珍惜书家的创作成果。

子曰:“古之学者为己,今之学者为人。”写字亦如此,今人作书已非古人的日常自然书写,每提笔作书,不是应请就是应展,往往先要顾及接受者的身份层次和欣赏口味,还要费尽心机的琢磨书写内容、尺寸、形式、风格等,一旦有了过多因素的干扰,书写就变为一种负担,还怎能心无挂碍、翰逸神飞。试想天下三大行书哪一件不是偶然欲书、心手双畅之作。正因为是一任情感驱使的为己之书,才能心不知手,手不知笔,达到了苏轼所说的“无意于佳乃佳”的境界。当代书法若想写出境界、写出格调、写出个性,就应该敢于拒绝展览的诱惑和干扰,抛却功利之心,不要鼓努为力,不要设计制作,而是让书写回归到古人那种日常地、一任心性自然流淌的状态。只有让“为人写字”变为“为己写字”,才是抓住了根本,才能写出真我的风采。

101458jdn7y1ac5b1a070o.jpg

05退斋余墨(五)
欢愉之辞难工----习隶有感
文/苏显双
一直以来视隶书创作为畏途。

因为我们去古已远,古法失传已是不争的事实,照猫画虎,难免南辕北辙。往往是差之毫厘,谬以千里。所以即使是有创作的冲动也往往是极难下笔。正所谓“欢愉之词难工”,如果创作那么容易,书法家更是要满天飞了。 所以,书圣王羲之要感叹:“书者,玄妙之伎也,若非通人志士,学无及之。”他的启蒙老师卫夫人要说:“自非通灵感物,不可与谈斯道矣。”


对汉隶而言,虽常见碑刻有百种之多,可多为拓片,透过这二次(没准已是三次、四次、n次了)复制品要想很好地揣摩和还原古人的书写已属不易,更何况要写出点自己的新意了。而艺术又无不是在继承中创造出来的,所以不能自我作古,任笔为体。也不能“如法炮制”,重复古人。贵在亦古亦新,“古不乖时,今不同弊”。韩天衡先生说过:“如果传统是万岁,创新就是万岁加一岁。”可见创新之难,创新之可贵。


我是个老实人,深知自己不是那种胆敢独造的开拓者,那就守着传统一点点地积累、一点点地出新吧。艺术是需要毕生投入心力孜孜以求的事情,急不得,但不急不代表可以偷懒。


于是,开始整理思路,调整战略,决定由以前的四面出击改为集中精力专攻几家。主要是于“汉三颂”(《郙阁颂》、《西峡颂》、《石门颂》)中取法,求其浑朴大气和活脱恣肆。慢慢地笔下开始变得扎实而又轻松起来,依稀体会到了米芾笔下的“沉着痛快“。

看来若想与古人很好的沟通还需要一个合适的媒介,活学活用,贵在达到苏轼所说的“通其意”。


其实,对艺术的学习很多时候是不可预知的,这也许就是艺术的魅力所在吧。

101458osrhdnjkbqqnp3jd.jpg

06退斋余墨(六)
习草偶得
文/苏显双
虞世南书论《释草》一节云:“(草)亦如腾猿过树,逸蚪得水,轻兵追虏,烈火燎原。或体雄而不可抑,或势逸而不可止,纵于狂逸,不违笔意也……或如蛇形,或如兵阵,故兵无常阵,字无常体矣”。

虞氏以诸般生动形象之物象比拟草书之变,可谓妙喻。余于“兵无常阵,字无常体”八字感触尤深。


真正的草书瞬息万变、翰逸神飞,其妙处往往“不可以目取”,既能出于意料之外,又要合乎情理之中。故对书者的技巧、悟性、性情、想象力和创造力等都是极大的考验,断非斤斤于技巧者所能得也。若要“达性通变,其常不主”,必须有“廪阴阳而动静,体万物以成形”之本领。


余虽不敏,亦非颠狂率性之人,作草亦常有浑然忘我、心手双畅之感,故乐而为之。临帖之余,常假草书以小豁胸中逸气,虽每有废纸三千之憾,亦乐此不疲,挥写不止。每遇合作,辄悬壁自赏,不数过便觉面目可憎、视如敝履矣。书道之难可见一斑。

101458kbb0y49253m2z5xa.jpg

07退斋余墨(七)
由导师为我题斋号说开去......
文/苏显双
1999年9月,有幸考入吉大古籍所,追随丛文俊先生研习书艺。年底,在老师的书斋丰草堂,我如愿得到了他为我题写的斋号-----伴影轩。这是我的第一个斋号,寓意有二:一为与清影孤灯为伴,执着于艺;二为与爱人“影子”为伴,相守一生。既有万丈豪情,又有百转柔情,颇合我意。如今已年过不惑,终能看透一些世情,于是又有了第二个斋号-----退斋。乃取以退为进之意,自是多了些圆融和世故。有了斋号的书房就像有了灵魂,不但平添了一份文雅之气,还可藉此时时反思激励自己。

记得老师当时兴致极高,又乘兴为我写了一件行草古诗条幅。颇有大笔一挥、倚马可待的风范,令在一旁抻纸的我不禁为之激动不已。如获至宝地拿回家悬挂几天后便深藏箧中,从不轻易示人。直到前年乔迁新居,才求人刻制成匾额悬挂于书房,原作则继续“藏之深山”,传之后人。


老师所题“伴影轩”三字为隶书,没有汉隶习见的令人生厌的蚕头燕尾、整齐划一,而是一派拙朴、高古、率意之气。款字为行草书“显双学弟颜其居,己卯年岁杪于丰草堂,文俊题”。既开张大气,又隐然可见浓郁的学问文章之气。相较而言,我更喜欢老师这一时期的风格,虽不如如今的文雅从容,但真力弥漫,饱含激情,更具视觉张力,可谓“高韵、深情、坚质、浩气”一个都不少。


这些年来,老师一直在走着一条既不重复古人和时尚,也不重复自己的独到之路,显示出超人的智慧和定力,自己获得了巨大的成功,也给我们以不尽的启迪和指引。正因为其几十年如一日地甘于寂寞,力避流俗,坚持学术与艺术并进,笔下才越来越渊雅,越来越平和,越来越有内涵。老师曾不止一次地对我们讲,若想日有进境,立于不败之地,除老老实实的读帖临池以外,还要多读书。国学、史学、文学、哲学、美学......无所不读,无所不通,磨刀不误砍柴工,光靠写字永远也不会有艺术上的大境界。他在一段创作感言中曾这样写道:“余之学书,入于时尚而归于传统,自戏曰迷途知返者也。既返而后作书,每欲录其所想,明乎得失,因成题跋己书之习,而集腋成裘,艺术与学术并进矣。”此番夫子自道对吾辈极具启发意义,若想在艺术上不迷失自我,不断地继长增高,没有学术的支撑,唯技巧论、唯功夫论,只会越走越窄,越走越难。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书法不是练出来的,而是养出来的。从表象上看书法是一门技巧,以为临习古人碑帖就是继承了传统,其实不然。书法的内涵是极为丰厚的,没有国学的滋养,没有古人的文化涵养,笔下的作品一定是苍白而浅薄的,只剩下书体和书写技法的书法是不能深刻隽永的。所以说学书法不能仅仅停留在技术层面,要能够技近乎道,做形而上的探求,要能够自觉地运用文化学养来滋养书法。旅法学者熊秉明先生曾将书法提升到“中国文化重中之重”的地位,我们绝不可小看了这“可通于道焉”的小技。


古语讲“字如其人”、“字为心画”,古人一直认为从书法里不但可以看出一个人的气质、性格、审美、学识、修养。纵观书史,凡名垂千古的书家无一不是才高八斗、学富五车、书品人品俱佳的高人志士。所以苏轼说:“作字之法,识浅、见狭、学不足,三者终不能尽妙,我则心目手俱得之矣”。在苏轼眼里,见识短、读书少、胸次低者是断不能写好字的。苏轼认为评论书法也要和人的内在结合起来,他坚信“古之论书者,兼论其生平,苟非其人,虽工不贵也”。这种知人论书的观点自宋开始深入人心,书品如人品、人品即书品,人若是不行,字写得再好,也不能免俗,身为“贰臣”的大书法家赵孟頫就是一个最典型的例子。


诗圣杜甫说“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陆游《示子遹》诗也说“汝果欲学诗,功夫在诗外”,作文作诗如此,作书亦如此。书法之所以有魅力,是因为从作品当中看到了“人”,这个“人”要不断地修养和锤炼自己。所以只有字内功是远远不够的,没有丰厚的学识修养及高尚的品德操守支撑的书法是不值得称道和效仿的。从古至今,好像没有任何一门艺术如书法一般被赋予如此深刻而丰富的内涵和要求。


话说回来,为艺者往往是开始拼工夫,之后比天分,最后才是靠修养。学书之路注定了是一条漫长之路、艰辛之路,更多时候付出的是“衣带渐宽终不悔”的执着和“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的孤寂,当然也会时时有“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欣喜和快慰,就看谁能坚持到最后了。



作品欣赏:

楷书前人联团扇

行书对联“云物共倾三月酒,笔端还有五湖心”

榜书“德厚流光”

行书横幅“读书随处净土,闭门即是深山”

行书对联:放水流长观其曲,清和为气日初长

行书横幅“观海听涛”

行草书“挥毫对客春如意,酌酒谈天月知心”斗方

草书王维诗《山中》

楷书 林和靖诗中堂

行草书李白诗扇面

行草书赵孟頫诗

行书杜甫诗中堂

行书刘秉忠诗

行书对联:万卷古今消永日,一窗昏晓送流年

行草书李白《望天门山》

行草书陆游诗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