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在线艺术网

搜索
查看: 1756|回复: 0

学院风骨—当代书法专业博士学术邀请展:林 如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1-18 15:00: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学术主持:
苏金成博士(上海大学硕导)
叶康宁博士(常州大学副教授)
朱亮亮博士(民族美术执行主编)
策 展 人:诸明月(刘海粟美术馆策展部)
展览时间:2016年1月1日-8日
展览地点:江苏省常州市双桂坊刘海粟美术馆

邀 请 函
中国在线艺术网和刘海粟美术馆近期将强势推出“学院风骨”——当代书法专业博士学术邀请展暨书法教育与学术高层论坛!将于2016年1月1日在刘海粟美术馆举办,印制精美作品集,每位博士一篇学术文章(发表过的也可以,字数在五千至七千左右),两件书法作品。全面展示当代主流学术阵线的理论和创作成就,通过艺术家的理论文章、创作状态在微信新媒体平台推出。本次展览拟邀请一百位书法博士参展,涵盖国内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美术学院、中国艺术研究院、南京艺术学院、北京师范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四川大学、南京师范大学等全国知名院校的书法家参与。

同时在线艺术网也可为参展艺术家于中国在线艺术网站上,创建个人微官网。及时显示艺术家本人创作状态。凡愿意参加本活动的书法博士(最好是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可以与策展人诸明月联系,各类学术研讨会、展览等活动详情请关注中国在线艺术网“书法名家”微信平台。现需要将您的艺术资料发到邮箱:2572458700@qq.com, 发完请致电:13801446998 徐顺才(中国在线艺术网);望国内学术与创作兼擅的书法博士艺术家鼎力支持,共襄盛举,共同参与并见证此次能写进当代书法史的盛大展览!

策展人:诸明月(刘海粟美术馆策展部)13685209898
学术主持:苏金成博士(上海大学硕导)、叶康宁博士(常州大学副教授)、朱亮亮博士(民族美术执行主编)


林 如

简介:
林如,出生于浙江台州玉环。2001年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国画系书法篆刻专业,获文学学士学位。2002年考入浙江大学中国艺术研究所攻读美术学硕士学位,2004年直接攻博,2008年3月获浙江大学中国古典文献学(中国书画篆刻史学方向)博士学位,导师陈振濂教授。2008年留校任教至今。现为浙江大学艺术学系副教授、硕士生导师,西泠印社社员,浙江省书法家协会学术委员会委员、浙江省青年书法家协会副秘书长兼创作委员会副主任。

大篆潘天寿诗作


论文发表:
发表论文二十多篇。论文《学术观念的更替与学科重组——从乾嘉金石学到当代“金石学”》获西泠印社国际印学研讨会论文一等奖。《中国书画鉴定的流派成形与现代转型》、《中国书画鉴定学的学科意识与观念转型》、《欧阳修书法观研究》、《谢稚柳的书画艺术》、《启功古书画鉴定方法研究》、《扇面书法研究》等多篇论文分别在《美术研究》、《文艺研究》、《新美术》、《书法研究》、《美术观察》、《中国书法》等国家一级和核心刊物上发表。《“金石家书画”概念的提出在西泠印社早期社史中的意义》、《从<十钟山房印举>看陈簠斋的古玺印专题收藏》、《民国时期主要金石学著作之研究》、《从<西泠印社小志>看叶铭在早期西泠印社史上的贡献》、《马衡对西泠印社历史发展的影响》、《碑学理论阐释的需要和邓石如的历史定位》、《国宝级的中国古书画鉴定大家徐邦达》、《从阮元<石渠随笔>观其书画鉴赏观》等多篇论文发表于《西泠印社》等专业刊物以及全国书学研讨会、西泠印社国际书法篆刻研讨会、故宫博物院《石渠宝笈》2015国际学术研讨会论文集中。

铁线篆黄文宽论印诗


专著:
专著《近百年书画鉴定方法与观念之转型研究》,浙江人民出版社2012年10月出版。2015年5月开始,在《杭州日报》艺术典藏周刊开“典藏专论”专栏。

参与《西泠印社百年史料长编》、《西泠印社早期社员、社史研究丛编》、《浙江大学美术文集》等丛书和文集的编撰工作。承担浙江省重点科研项目:《两宋绘画全集》、《历代绘画大系·元画全集》的文献撰写工作;浙江大学与浙江省文化厅合作科研项目:《高科技与艺术人文——书画鉴定新的综合模式研究:以吴昌硕为个案》的编撰和研究;浙江大学学科交叉重点项目:《敦煌绘画图象与信息技术的综合研究》的编撰和研究工作。

小篆朱熹诗


获奖与参展:
书法、篆刻作品获第三届、第四届、第五届全浙书法大展铜奖。入展西泠印社第二届、第五届、第六届国际篆刻书法作品大展、西泠印社首届国际艺术节——西泠印社首届中国印大展。

2014年6月,在浙江台州书画院举办“美院菁华——学院六字书画展”。
2014年9月,在浙江绍兴群艺馆举办“翰林画眉——林如书法展”。
2015年1月,在杭州唐云艺术馆举办“纤华绮芳——朱春秧、林如、杨丰、张靓亮书画联展”。

学书日记

01科班与专业的含义
——林如博士的学习路径
文/陈振濂
林如博士学艺经历较之他人有鲜明的特征。本科四年的童子功,是在一流艺术殿堂中国美术学院专攻书法篆刻时打下坚实的笔墨基础。硕博士研究生的学术生涯,则是在全国顶级的综合性大学浙江大学完成的。横跨两所浙江乃至全国排名数一数二的最重要的大学,在其中浸淫并挥洒了十年青春岁月,寒窗苦读,晨钟暮鼓,遂造就了自身艺术与学术双擅、书法与篆刻并举的人生格局;不仅如此,还因为一个偶然机遇,对近代书画鉴定史专题花费了近十年精力并卓有成就,在业内已广有影响。这样的“跨界”使她视界开阔思维活跃,返观书法篆刻这一主业,就有了不同于一般书法家通常较狭隘的专业理解与创造情怀。

林如的书法,走的是学院派的路子,其特点是,视书法为艺术表达,对于各种形式技法笔墨语汇,竭尽全力以把握之,不嫌其多、不厌其烦。我最欣赏她的书法风格类型,至少有四大类。一是她有一手纯正的赵之谦篆书,铁划银钩,铿锵有力,功力深湛,巾帼不让须眉。二是《兰亭序》临摹,丝丝入扣,几可乱真,表现出高超的经典式技巧。三是颜真卿十余种碑帖风格的不同解读与表达,笔力沉雄,磅礴大气,浑厚开张,一反过去我们习惯的笼统含糊的颜体概念。四是《韭花帖》式的小行楷,书卷气十足又古色古香,格调清雅。在书法中有如此多样化的表达,不只是时下流行的固守一家习惯还自诩个人风格,这是她优于同辈之处。此外,她的篆刻也遵循转益多师遍学经典的正脉,这样的路径选择,会使她在艺术学术上更有前途,走得更远。

去年是林如的丰收年。论文获大奖,以学术成果被吸纳为西泠印社社员,又在浙江大学升职副教授。但我以为,她的真正进入学术艺术殿堂的历史才刚刚开始。我们在看好她的潜力时还应该不断为她加压,指出现在的不足,告诉她高峰在哪里?催促她砥砺前行、永无松懈。唯有如此,才对得起对她寄予厚望的师长同道们。
2014年5月5日


梅兰竹菊题画诗 44×17cm

02邓石如“国朝四体第一”新解
文/林 如
内容提要:
清代碑学理论产生、碑派书法兴盛,几乎笼罩整个书坛,碑派大家层出不穷。其首屈一指的代表人物非邓石如莫属。对邓石如书法造诣的高度评价,历来大都是针对其篆隶书而言。而清代重臣曹文埴给邓石如书法冠以“国朝四体第一”的美誉,即篆书、隶书、真书、行草书皆为国朝第一,其中最有争议的莫过于对邓石如行草书的评价。那么我们究竟应该如何看待世人对邓石如行草书的褒贬,如何解释曹文埴、包世臣等所谓的“国朝四体第一”?如何看待他们对邓石如篆隶书之外的楷行草书的肯定和推崇?这实际上归根结底还是和“碑学”还是“帖学”立场相关。谓邓石如书法“国朝四体第一”者固然是崇尚和推扬“碑学”的动机所致,而争议其行草书者其实也取决于是站在“碑学”还是“帖学”之立场作为衡量的标准。本文试从“碑学”和“帖学”立场对邓石如的行草书以及“国朝四体第一”之评价做一新的解释。

关键词:邓石如 国朝四体第一 新解

145722a7oke9muhf7ejgjm.jpg
梅兰竹菊题画诗 陆游梅花绝句

在中国书法发展史中,清代是一个叛逆和创新的时代,尤其表现在清代中期,以二王正统为代表,在书法史上占据绝对主导地位的“帖学”的衰微,以及新兴“碑学”的崛起,是最重要的标志。而邓石如正是清代“碑学”书法从崛起到占据主流地位的过程中,在实践上的先驱者和主要代表人物。

清代许多地下的碑版、墓志、刻石以及钟鼎、彝器、铜镜等各式各样的古代书法文物的出土面世,为金石学研究的兴盛奠定了丰富的物质基础。钟鼎彝器、碑版刻石中有大量的篆书和隶书,因此清人在学碑一派中对篆隶书的垂青和成就特别明显。作为“碑学”书法代表人物的邓石如在篆隶书方面的精湛造诣是众口一词、无可非议的:

“完白能诗古文,工书,篆隶尤为入妙。予因程横山访之,一见遂如旧识,为予题‘伫月图’首四篆字,且赠隶书六幅……运晋魏之藻丽,龙跳虎跃,海立云垂,阅者徒惊其奇,几忘其冷隽……”(注1)

“完白山人出,收尽古今之长,而结胎成形,于汉篆为多,遂能上掩千古,下开百祀,后有作者,莫之与京矣……(注2)

“怀宁邓布衣石如攻为小篆、八分,岁丙午,余遇之于歙县,此卷其时所书。余之知篆书,由识石如。石如之书一以古作者为法,其辞辟俗陋廓如也。”(注3)
……

类似评价数不胜数,可见邓石如对篆隶书的提倡和贡献功不可没,谓其为我国书坛上继李阳冰之后又一“中兴篆籀”的功臣,于篆隶书开一代风气者实不为过。

从篆隶书的角度上说,邓石如可被称为清代第一人,不仅如此,邓石如的书法被时人(曹文埴)誉为“国朝四体第一”,(注4)这一美誉又为包世臣大加推扬。所谓“四体第一”,即篆书、隶书、真书、行草书皆为第一。包世臣在《艺舟双楫·国朝书品》中对邓石如四体书的评价是这样的:

“怀宁布衣篆隶分真狂草,五体兼工,一点一画,若奋若搏,盖武德以后,间气所钟,百年来书学能自立者,莫或与参,非一时一州之所得专美也。”
“神品一人:邓石如隶及篆书;妙品上一人:邓石如分及真书;能品上七人:……邓石如草书……;逸品上十五人:……邓石如行书……”(注5)

虽然有高下之排列,但在总体上包世臣对邓石如四体书皆给予了高度的肯定。

但这一美誉却也遭到了当时人和后人的质疑。当然,主要是对邓石如行草书成就的质疑。有人谓邓石如书法:

“山人学书先从篆隶入,隶成通之篆,篆成通之真书。由真通行,须从草假道,山人草不成见,行书亦未工。此是日力所限……”(注6)

如此评价者亦不在少数。赵之谦也认为:

“山人草书不克见,行书亦未工,此是日力所限,然其成者无以加矣。”(注7)

也有现代人评其行书浅薄怯弱,多俗笔,远非同代人如张得天、何绍基等人的对手,而草书亦未得法,更不可与傅青主、沈寐叟等人同日而语。(注8)

那么我们究竟应该如何看待世人对邓石如行草书的褒贬,如何解释曹文埴、包世臣等所谓的“国朝四体第一”呢?如何看待他们对邓石如篆隶书之外的楷行草书的肯定和推崇呢?我认为这实际上归根结底还是与“碑学”立场相关。谓邓石如书法“国朝四体第一”者固然是崇尚和推扬“碑学”的动机所致,而贬斥其行草书者其实也取决于是否站在“碑学”之立场。

145722dk97nbjsrjbsmbwa.jpg
梅兰竹菊题画诗 郑板桥题画兰

一、
自唐至清前期,二王“帖学”笼罩书坛,“帖学”书法主要以二王行草书为主旨。体现“碑学”书法的邓石如篆、隶书可谓另起炉灶,自成体系,与二王书风并无可比性,因此,说邓石如篆隶书开宗立派,乃国朝第一,为绝大多数人之共识,这点大家都并无疑义。邓石如的真书成就虽不及篆隶,但取法于南北朝碑刻,自成一系,与“南派帖学”取法属两种完全不同之途径,亦可分而别论之。唯行草书则不然,因行草书除二王以外并没有另外系统,而人们长久以来对二王正统书法的接受已形成了一个固定的习惯,对行草书优劣的评判,无形之中会以二王的法、度、意为参照和标准,得二王法者为优,无二王法者为劣,或称之为野狐禅。我们所见对邓石如行草书有非议者大多出于此立场。所谓行草书“亦未工”的评论,若论何谓“工”,大抵是合二王法度者为工,显然是以二王“帖学”的法度为衡量标准了。

以二王法度为衡量标准,不容否认,邓石如行草书的确不合法,亦无晋唐意韵,故包世臣也称其行草书“笔势固如铜墙铁壁,而虚和遒丽,非其所能”、“草书虽纵逸,不入晋人”……(注9)但换个角度思考,如若抛开二王“帖学”书法为参照,而是站在纯“碑学”的立场看待邓石如的行草书法,结果又会如何?以包世臣《邓石如传》所记,邓石如家贫,以刻石游,经梁巘介绍,于江宁梅镠处纵观金石善本,从刻印转而学书,以临习钟鼎铭文和先秦、汉碑入手,有《天发神谶》、《开毋石阙》、《泰山刻石》、《石鼓文》、《史晨碑》、《华山碑》等等,篆隶书突破“二李”(即李斯、李阳冰),独辟蹊径,开清代篆隶之先河。然对其行草书所宗却无描述。后人也以其“以隶、篆笔势作行草,故尔气完神足”云云一笔带过。可见,邓石如行草书不宗晋唐,而是直接从篆隶而出。

邓石如行草书多见于作品的上下款识,以及相对为数不多的册页、条幅和对联,其书法线条有十足碑刻金石之味。南帖一派行草书以二王与唐楷式的 “起——行——收”为其书写特征和准则,一般注重线条之头尾而忽略线条中段之形态,而北碑书派则强调“刻”,在书写中则表现为对线条中段刀刻的动作和痕迹的关注。当然,以书写的方式来表现石刻书法有几种,大多数经过二王传统笔法训练的人,往往是以快捷流畅的“起——行——收”三段式的写帖方式来表现,其效果与帖学一路无异。而邓石如则不然,综观邓石如之行草书,以方入笔,中段多提按转笔的动作,收笔或顿或出锋,线条的情态极为丰富,将刻凿之味体现得淋漓尽致。从邓石如《赠肯园四体书·草书册》以及“海为龙世界,天是鹤家乡”对联(注10)等行草作品中可见一斑。因此,若以二王法度为衡量优劣之标准,邓石如行草书可谓不入流,谓为“四体第一”更是言过其实。而若从写碑的角度衡量,邓石如以碑刻艺术的形式对行草书加以精彩诠释,为行草书开辟了二王传统经典以外的“碑学”书法艺术的新路径,其行草书因此也被赋予了更高、更深层的比较意义。
包世臣说邓石如:

“草书虽逸,不入晋人,而笔致蕴藉,无五季以来俗气。”(注11)

今人亦有评邓石如行草书为:

“不同凡响,用篆隶笔意入行、草,笔笔转,又笔笔留,时方时圆,无甜俗之气。也自有特色,未可厚非。”(注12)

实为中肯之语。至于后人以邓石如行草书与何绍基、沈寐叟相比,而谓其不可同日而语,则是没有认识到邓作为 “碑派”行草书法开拓者的功劳和地位罢了。

以此看来,从“碑学”立场解释邓石如书法所谓“国朝四体第一”,诚非溢满之词。

145722abvcsoasawqckvaw.jpg 梅兰竹菊题画诗 恽南田题竹诗

二、
我们再以推崇邓石如书法的清代碑学家群体,是在怎样的历史背景与艺术视角下来解释邓石如书法“国朝四体第一”的说法及其合理性的。

清代前期的书法是以帖学为主流,崇尚晋唐,追随康熙、乾隆以来的皇家趣味,把董其昌、赵孟頫的精雅,低层次地诠释为烂熟低俗的格调。加之“馆阁体”的出现和官方的喜好和倡导,线条光洁、方正、刻板的“馆阁体”成为士子应试、获取功名的敲门砖,“馆阁体”的刻板糜弱之风遂于清代初、中期盛行。如果照此发展,书法艺术的生命便将走到了尽头,而此时经学、金石学、碑学的兴起,正是清代书法转向的一个重要因素。但作为“碑学”书法的目标,要依靠以书法获取功名的官宦士子来实现是不可能的,布衣邓石如的出现和他的“碑学”书法却恰好顺应时势,担当起了扭转颓势,振兴书法艺术的重要角色。

当然,选择邓石如而非他人,除了邓石如本身的书法造诣精湛外,与其交游的群体性质也极其相关。我们看到,首先称誉邓石如书法为“国朝四体第一”的是太子太傅、户部尚书曹文埴,他的评价又经包世臣大加推扬并使之见于著录,见包世臣撰《邓石如传》。此外,极力推崇邓石如书法的主要还有内阁大学士刘墉、梁巘、程瑶田、张惠言、金榜、梅鏐、陆锡熊、伊秉绶、桂馥等人,绝大多数是经学大家或金石学家、碑学家,是主张对“帖学”正统派改革的拥护者,在朝中都有一定的地位。正是在与他们的交往过程中,邓石如的“碑学”书法倍受肯定:

“山人入京师,与刘石庵、陆锡熊晤,刘石庵与山人论书最契。朱石君、秦端崖等并重山人书,同时善古体书者如伊墨卿、桂未谷俱自以为不及山人……”

“时都中工书者,推相国刘文清公,而鉴别则推上海左副都御史陆锡熊。山人至都,二公见山人书大惊,踵门求识面,皆曰:‘千数百年无此作矣!’山人遂留都中。”
……
(注13)

凭曹、刘、陆等人的眼光和角度以及影响力,力推邓石如的“碑学”书法,那么邓之获得“国朝四体第一”的地位亦颇为顺理成章。
另一方面,经学大师、金石学大家阮元以他的睿识提出了《南北书派论》、《北碑南帖论》,将“碑学”书法从理论上提升到与“帖学”完全并列的两个系统的地位。再经包世臣《艺舟双楫》的推波助澜,从风格类型到流派依据,将清代“碑学”理论逐渐整理形成清晰的系统。理论的建树如果没有以实践作为证明和支撑,也只能是纸上谈兵。以邓石如书法的实力和在当时书坛的地位,以他专心艺事又无心功名,但在学术、艺术圈却影响巨大看,他无疑是理论家们实现其理论、证明其理论之合理性的最佳实践人选。因此,毫无疑问地,邓石如成为碑学书法理论家们寻找理想实践者时必然会尊宠的对象。难怪包世臣、康有为对邓石如书法有如此高度的评价:

“斯冰骨既朽,千载绝妙迹。吾皖产布衣,壮观顿还昔。自从二徐来,气象若逼窄。不谓见君书,激荡震心魄。结构何窈深,森森露矛戟。间出骀丽姿,旌旗战风黑。和若母乳子,纵似马惊埒。乃至无画处,逸韵流空碧。又为工八分,气与中郎迫。其余作行草,亦足偶凝式。专精古所难,兼技况绝迹。二李如可作,正宜复咋舌。……”(注14)

“完白山人未出,天下以秦篆为不可作之书,自非好古之士,鲜或能之。完白山人既出之后,三尺竖童,仅能操笔,皆能为篆。吾常谓篆法之有邓石如,犹如儒家之有孟子,禅家之有大监禅师,皆直指本心,使人自证自悟,皆具广大神力功德,以为教化主,天下有识者,当自知之也。”(注15)

从以实践为支撑,证明和推广北碑理论的合理性,并宣传北碑书法价值的特定角度,可以解释包世臣和康有为对邓石如碑学书法不遗余力推扬的真正意图所在,也可以看出所谓邓石如书法“国朝四体第一”的含义了。

在整个书法史长河中,邓石如的书法成就和地位也许远不能和王羲之、颜真卿们相提并论,但是在特定的历史时期和特殊的时代风气背景下,邓石如的“碑学”书法恰好担当了扭转书坛颓势,振兴清代书法之大任,还因此意外地获得了“国朝四体第一”的高度评价。其实,追究邓石如是否真的四体第一并不重要,而探讨这一结论是如何形成的,它有什么样的时代理由,这才是一个有学术含量的工作。由是,邓石如的“国朝四体第一”的评价,其实标示着历史对他的选择。

145723lxgb3gia131bwl5r.jpg
梅兰竹菊题画诗 李师广诗菊韵

注:
(1)、《完白山人陈寄鹤书手稿卷子》(云南崇文印书馆根据师荔扉藏本影印)。
(2)、康有为《广艺舟双楫》,见《晚清书论》,湖南美术出版社,2004年1月。
(3)、张惠言跋邓石如隶书《司马温公家仪》册,《邓石如书法篆刻全集》,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2005年7月。
(4)、据包世臣《邓石如传》记,乾隆庚戌公元1790年)秋,纯庙八旬圣节,文敏以六月入都,强山人同往,山人独戴草笠,韧芒鞋,策驴后文敏三日行,文敏舆从,以山东发水转后,与山人相值于开山。时巡抚以下命吏,郊迎文敏,山人策驴过辕门,门者呵止之,文敏坐堂上遥见山人,趋出延入,让上座,遍赞于诸公曰:“此江南高士邓先生也。其四体书皆为国朝第一。”诸公乃大惊,为具车从。见《邓石如研究丛刊》第一辑,65页。
(5)、包世臣《艺舟双楫》,见《清前期书论》,湖南美术出版社,2003年12月。
(6)、“吴山子论山人书”,引自《邓石如篆书十五种》。
(7)、见《邓石如研究丛刊》第二辑,11页,1985年8月。
(8)、杜镜吾《论邓石如》,见《邓石如研究丛刊》第二辑,30页,1985年8月。
(9)、包世臣《艺舟双楫》,见《清前期书论》,湖南美术出版社,2003年12月。
(10)、见《邓石如书法篆刻全集》,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2005年7月。
(11)、包世臣《邓石如传》,《邓石如研究丛刊》第一辑,65页。
(12)、刘夜烽《深入开展对邓石如的研究》,《邓石如研究丛刊》第二辑,1985年8月。
(13)、《邓石如年谱》,见《邓石如书法篆刻全集》,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2005年7月。
(14)、包世臣赠邓石如诗题为“壬戌秋赠完白山人”,见《邓石如书法篆刻全集》,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2005年7月。
(15)、康有为《广艺舟双楫》,见《晚清书论》,湖南美术出版社,2004年1月。


作品欣赏:

小楷鉴定家名录之前言

小楷鉴定家名录之吴湖帆

小楷鉴定家名录之黄宾虹

小楷鉴定家名录之余绍宋

小楷鉴定家名录之张珩

篆刻春回大地

篆刻陈香梅印

篆刻画乃心印

篆刻书造自然

楷书条幅

(请将手机横置欣赏此幅)
婉约词三首 116×43cm

草书王维诗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