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在线艺术网

搜索
查看: 9958|回复: 16

篆刻病印評改200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5-5 11:50: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不重覆古人,也不重覆自我。
以虛帶實。

治心為上,治技為下。唯學人有自我之見地,出人設想,其作方能以心制技,不落俗套,不囿舊格而顯露出純屬自我的創造才能。
治心為靈魂,而治技為身骨之說。
一點欠安,全印皆失。
改印,當改則改,遇善則止。改過了頭,也會有蛇足之弊。
楷書入印而有金石氣,全在於作者採用了魏晉時期高古一路的楷法。
精整印,病在匠氣過甚;寫意印,病在妄態過甚。“匠”、“妄”得體並不為病,而病在其過甚。

一般刻小篆印,皆喜把一些直筆有意拉長。長,固然會產生委婉之趣,然委婉失當也會生造作之病。相反,令某些長筆蓄勢作收縮狀,反而會獲得不尋常的筆短意長的藝術效果。

“計白當黑”是章法的極則。然“計白當黑”之真諦,不盡在第一層面上的虛實對比,更妙在深層次上的虛實對比,當然也包含著虛實的相生。

方筆之用易得其勁;圓筆之用易得其暢。以方筆而拒圓筆,勁過則脆,少柔趣;以圓筆而拒方筆,暢過則滑,少剛趣。方圓能用之入妙,剛柔相濟,勁暢兼有,奇趣乃生。
寫意決非隨意,寫意之難,難在寫神。要寫神又當以精心為前提。
寫意印的用刀不宜纖弱,而宜潑辣;不宜做作,而宜自然;不宜簡單,而宜簡練;不宜直露,而宜內斂。
寫意印要殘蝕印面。

配篆是章法的前奏,切不可太疏闊大意。治印者當熟知每一篆字的多種寫法,知其繁簡,曉其方圓,明其長短,察其正欹,擇善而從,則可獲得理想的章法。
用刀是一門奇特的學問,刀太直爽,界限太清晰,往往會失去渾脫感;刀太飄忽,界限模糊,往往又會失去明確性。
在印章裡直通上下的線條本來就難以安置,強化它,突出它,無疑是為自己出難題。
只有建築在深邃理性思考基礎上的創新,才是經得起檢驗的佳作。

用刀講圓,不能拒方;用刀講方,不能拒圓。但方圓並用又當有重輕,主次之分。要之,求勁挺宜以方為主,求醇暢宜以圓為主。
論印論刀,一如論畫論書及論筆。
要刻好印,應注意寫好字,金文、小篆及繆篆之類。
白文印以小篆配篆,是險而又險的一種處理手段。

“率真”的獲得並非出自天成,它的背後正反映了作者嘔心瀝血的推敲,說到底是通過千雕萬鑿的努力,用近似不雕不鑿的面貌出現而已。
好的將軍印妙處在於信手錘鑿,疏朗欹正,斑駁殘蝕。
漢白文印之妙處每每即在方圓兼用,或外方內圓,或外圓內方,遒勁中見樸茂之藝術魅力。

刻鐵線篆印,既要講流暢舒展,又要講雍容堂皇,有前者而失後者,印易墜入機巧;有後者而失前者,印易墜入空蕩。
讀印如品詩,要貴在粗讀得趣,細品得韻;粗讀與細嚼都經得起回味。
刻巨印,氣格要大,而不單是印的體積大。氣格大,還要有拙的用力,這樣才相得益彰。

在篆刻的藝術裡,刻是篆的繼續與昇華,故而不應以刀代筆,而應筆刀互利,筆刀互見方佳。在處理時,往往用外方內圓,兼及外圓內方的辯証手法。若外方內亦方,必墜於脆薄而喪失韻味;若外圓內亦圓,則又失於滑溜而喪骨,皆不足取也。

印文不僅是由線條所組成,同時還是線條與空間的組合體。而欠老成的作者,在處理篆法與章法時,其疏忽的往往不是線條,而是線與線之間的空間。這是每一個治印者所應引起注意的。
作為印人,我們不能只注重於刀與石的碰撞,更要強調刀石背後藝術修養的積蓄與昇華。
處理章法之疏密當去瑣碎,求集中。
大白文印用刀直衝宜有“橫鱗豎勒”感,真力彌漫,放膽驅刀。

刀者,印之生命也。治印雖一刀足以為用,然一刀非法也。治一印,刀刀求變,此為炫奇;治一印,識勢運刀,刀筆合一,變化入度,方稱妙製。變化者,以刀論,當刀角、刀刃、刀背兼施,見機而運,勢若羚羊掛角,了無痕跡。變化者,以點論畫,當方圓、逆順、潤燥並用,內涵豐富,手段老而一如信手拈來。

治印當練腕力,力強則氣厚,刀如筆運,心手雙暢;治大印尤需腕力,腕力與膽力的結合,則可拒小巧輕靡;治大印有腕力、膽力、心力的相參,則個性易出,個性強烈,解衣滂薄,自有萬千氣象。

我(韓天衡)治大印,悟甌海漁人左右搖櫓,曲中生直之訣。每治大印,以刀為櫓,由曲生直,運刀力求擺動,線條力求拗執,繞折處力求敦實,以期獲一波三折之趣。
一印雖小,確應如一篇文章一出戰,有頭有尾,有主有次,有抑有揚。
章法欠佳,為印之大失,失為全局之失,非一筆一刀之失。
刻印有別於書畫創作之一點,即無論印為朱、白,其邊欄皆為作品之一部份。治印兼及邊欄,方稱是完整的構思。
以小篆入印,字形之比不可不作計較也。
寫意印之要旨:
1. 章法忌平求奇,然奇中當寓平和拒怪誕。
2. 文字忌板求靈,然靈中當寓莊重拒油滑。
3. 印面忌膩求蒼,然蒼中當寓完整拒瑣碎。
4. 以全印論,寫意印雖貴在得意,然於大大咧咧中寓孤詣苦心而拒潦草荒率。
大印最忌光潔。
平中忌板.方而寓圓,乃是篆刻中不可不注意的要義。

吾(韓天衡)以為“做”印,斑駁到字失其可辨之形謂之過,斑駁到印失其刀亦謂之過;斑駁到整體無存謂之過,斑駁到整體失其安亦謂之過。
治印當十分重視對“虛”、“空”處做綜合通盤的研究。

寫意印講氣貫勢連,並非筆與筆,字與字均要粘連。有時把連筆截斷,將字的拼接拉開,反而能獲筆斷、字斷而意連的節奏感。

鳥蟲印之用力,當別於一般印,以行雲流水,婉暢婀娜為貴。運刀不宜太直,亦不宜太曲;不宜過銳,亦不宜過鈍;不宜過速,亦不宜過緩;不宜過巧,也不宜過拙;不宜光滑,亦不宜滯澀。然又務必直曲、銳鈍、速緩、巧拙、潤澀,堂皇得體地兼用之,個中三昧,雖可道出而不足以道盡解人,可於實踐中體味掌握。
結構不精則筆劃散漫,或密實,或疏朗,字體各別,務使血脈貫通,氣象圓轉。
 楼主| 发表于 2008-5-5 11:51:12 | 显示全部楼层
篆刻词汇


我國傳統造型藝術之一。鐫刻印章的通稱。因印章字體大都採用篆書,先書後刻,故稱。金屬印章,一般先刻印模,隨後澆鑄;晶玉印章,古代用手工琢成,現用金剛砂琢蝕,即「電刻」;石、牙、角、木等印章,直接用刀鐫刻。
 篆刻是書法藝術通過刀刻以後的再現,是書法、章法、刀法三者綜合的藝術。種類有秦印、漢印、半通印、象形印、套印、六面印、迴文印、花押印、關防、閑章等。秦漢及魏晉時期,印章由印工鐫刻,藝術水準頗高。隋唐以來,亦各有其時代特徵及風格。北宋米芾、元代趙孟頫、王冕均為篆刻名家。
 相傳王冕始用花乳石(青田石之類)刻印,因鐫刻方便,流行更廣。到明代文彭、何震,印學日漸發展。因明清以來,出土文物中印章漸多,參考資料大增,研討篆刻之風日盛,湧現很多篆刻家,形成各種流派。如院派(何震等)、浙派
(丁敬等)、鄧派(鄧石如)、趙派(趙之謙)、吳派(吳昌碩)、齊派(齊白石)等。
 古「璽」。先秦印章之通稱。古鈴璽印面文字為當時六國的篆書,風格奇特,章法多變,不易辨識。秦統一六國後,皇帝所用稱「璽」,官、私所用均改稱「印」。大都以銅製作,亦有用銀、玉等;渾穆古樸,形式多樣。
歷代璽印名稱的變遷
 秦以前,無論官,私印都稱「璽」秦統一六國後,規定皇帝獨稱「璽」,臣民只稱「印」。漢代也有諸侯王、王太后稱為「璽」的。唐武則天時因覺得「璽」「死」同音,改稱為「寶」。唐至清沿舊制而「璽」「寶」並用。漢將軍印稱「章」。之後,印章根據歷代人民的習慣有:「印章」、「印信」、「記」、「朱記」、「合同」、「關防」、「圖章」、「符」、「契」、「押」、「戳子」等各種稱呼。
古代印章的起源
 中國的雕刻文字,最古的有殷的甲骨文,周的鐘鼎文,秦的刻石等,凡在金銅玉石等素材上雕刻的文字通稱「金石」。璽印即包括在「金石」裡。璽印的起源或說三代,或說殷代,至今尚無定論。根據遺物和歷史記載,至少在春秋戰國時代已出現,在戰國時代已普遍使用。起初只是作為商業上交流貨物時的憑証。秦始皇統一中國後,印章範圍擴大為表徵當權者權益的法物,為當權者掌握,作為統治人民的工具。
印章
 亦稱「圖章」。古稱「璽」。《後漢書.祭祀志》謂:「自五帝始有書契。至於三王,俗化雕文,詐偽漸興,始有印璽,以檢奸萌『秦統一六國後,皇帝所用的專稱「璽」,以玉為之,故後世有「玉璽」之稱;官、私所用的均改稱「印」。至漢代,官印中始有「章」及「印章」之稱。唐以後,皇帝所用或稱「寶」,官、私所用又有「記」、「未記」、「關防」、「圖章」、「花押」等名稱。
 文字形制隨時代變遷,風格各異。印章的出現和使用,一般認為始於春秋戰國之間;先秦及秦漢的印章多用作封發物件、簡牘之用,把印蓋於封泥之上,以防私拆,並作信驗。而官印又像徵權力。後筒簡牘易為紙帛,封泥之用漸廢。印章用朱色鈐蓋,除日常應用外,又多用於書畫題識,遂成為我國特有的藝術品之一。古代多用銅、銀、金、玉、琉璃等為印材,後有牙、角、木、水晶等,元代以後盛行石章。
 傳世的古代璽印,多數出於古城廢墟、河流和古墓中。有的是戰爭中戰敗者流亡時所遺棄,也有在戰爭中殉職者遺棄在戰場上的,而當時
發動機慣例,凡在戰場上虜獲的印章必須上交,而官吏遷職、死後也須脫解印綬上交。其它有不少如官職連姓名的,以及吉語印、肖形印等一般是殉葬之物,而不是實品。其它在戰國時代的陶器和標準量器上,以及有些諸侯國的金幣上,都用印章蓋上名稱和記錄上製造工匠的名姓或圖記性質的符號,也被流傳下來。
戰國古璽
 
古璽是先秦印章的通稱。我們現在所能看到的最早的印章大多是戰國古璽。這些古璽的許多文字,現在我們還下認識。朱文古璽大都配上寬邊。印文筆劃細如毫髮,都出於鑄造。白文古璽大多加邊欄,或在中間加一豎界格,文字有鑄有鑿。官璽的印文內容有「司馬」、「司徒」等名稱外,還有各種不規則的形狀,內容還刻有吉語和生動的物圖案。
秦印
 指的是戰國未期到西漢初流行的印章,使用的文字叫秦篆。看其書體和秦漢量,秦石刻等文字極相近,所有較戰國古文容易認識。秦印多為白文鑿印,印面常有「田」字格,以正方為多,低級職官使用的官印大小約為一般正方官印的一半,呈長方形,作「日」字格,稱「半通印」。私印一般也喜作長方形,此外還有圓和橢圓的形式,內容除官名、姓名、吉語外還有「敬事」、「相想得志」、「和眾」等格言成語入印。風格蒼秀。與漢印並為後世篆刻家所取法。
漢官印
 廣義地說是漢至魏晉時期的官印的統稱。印文與秦篆相比,更為整齊,結體平直方正,風格雄渾典重。西漢末手工業甚為發達,所以新莽時代,(「新」為王莽的朝代名)的官印尤為精美生動,漢代的印章藝術登峰造極,因而成為後世篆刻家學習的典範。兩漢官印以白文為多,皆為鑄造。只有少數軍中急用和給兄弟民族的官印鑿而不鑄。
漢私印
 漢私印即為漢代的私人用印,是古印中數量最多、形式最為豐富的一類。不僅形狀各異,朱白皆備,更有朱白合為一印,或加四靈等圖案作為裝飾的,進而有多面印、套印(子母印)、帶鉤印等。印文除了姓名之外,往往還加上吉語、籍貫、表字以及「之印」、「私印」、「信印」等輔助文字,鈕制極為多樣,充分顯示了漢代工匠的巧思。兩漢私印仍以白文為多,西漢以鑿印為主,東漢則有鑄有鑿。
漢玉印
 兩漢玉印在古印中是十分珍貴稀少的一類。「佩玉」在古代也是名公貴卿和士大夫的一種高雅風尚。一般玉印製作精良、章法嚴謹、筆勢圓轉,粗看筆劃平方正直,卻全無板滯之意。由於玉質堅硬,不易受刀,也就產生了特殊的篆刻技法,即所謂的「平刀直下」的「切刀法」。又由於玉質的不易腐蝕受損,使傳世下印得以比較好地保留了它的本來面目。
官印
 官方所用的印章。先秦時用印通稱「璽」。秦統一六國後,始有「璽」(帝、
王專用)與「印」(官、私均田)之分。歷代官印,各有制度,以別官階和顯示爵秩"一般比私印大,謹嚴穩重,多四方形,有鼻鈕,印文佈局自然舒展不亂。秦多用斯篆入印,字數不定為纖細白文,以田字日字為界格,疏密有致,自然生動。
 承秦制,帝、後及諸侯王所用稱「璽」,列侯、承相、太尉、前後左右將軍、鄉亭侯,將軍部屬、郡邑令長等所用皆稱「印」,刊將軍所用稱「章」。職卑者用力口之弋謂半通印。皆用繆篆,也多為自艾樸實大方。魏晉時雖不如漢印精緻但刻劃瘦挺,章法錯落,自成一帆六朝印製漸亂,印也稍大,多率意刊劃,失卻漢魏挺拔風格。隋唐官印更大,為朱文,盤旋折疊,稱「九疊篆,
清晰秀麗。
 武則天嫌璽音不祥遂改稱「寶」,宋元明清多沿用;印大逾四寸,印鈕改為直柄,從長寸許至長約一握,居印當中,所謂「印把子」,以示權力。元用蒙文入印。明沿用九疊篆入印,又有關防、長方形官印,多潤邊粗朱文。清多合用篆文、滿來。以隸書入印,有「右策寧州留後朱記」一方,係宋製,為後世八分入印之先河。
魏晉南北朝印
 
魏晉的官私印形式和鈕制都沿襲漢代,但鑄造上不及漢印精美。傳世的給兄弟民族的官印,文字較多,用刀如刻如鑿,書法風格表現為舒放自然,從而成為一個時期篆刻風格的代表。南北朝各國傳世印章不多,官印尺寸稍大,文字鑿款比較草率,官印未見鑄印。
隋唐以來的官印
 官印到了隋唐時代,印面開始加大。隨著紙的普遍應用,朱文逐漸替了白文。許多官印印背上開始有年號鑿款。在文字上隋印多用小篆,並開始運用屈曲的「九疊文」入印(古代的「九」為數的終極,故有此名,並不一定要九疊,?可以隨筆劃的繁簡而變化)以便填滿印面。唐宋時代開始以隸楷入印,清代官印滿文,漢文兩體兼用,同刻於一印之中。無明清代各代農民政權留下的官印,也是值得我們珍視的革命文物。
宋元圓朱文印
 魏晉以來,紙帛逐漸代替竹木簡札,到了隋唐,印章的使用已直接用印色鈐蓋於紙帛,到文人畫全盛時期的元代,由文人篆寫,印工攜刻的印章已詩文書畫合為一體,起到了鮮艷的點級作用,為書畫所喜愛。在這個階段,首先是宋未無初的書畫家趙孟頫對篆刻藝術人力提倡,由於書法上受李陽冰篆書的影響,印文筆勢流暢,圓轉流麗,產生了一種風格獨特的印章一「圓朱文」的印,為後世的篆刻家所取法。
兄弟民族文字的印章
 宋以來的兄弟民族在漢民族文化的影響下,曾依據漢字書法創造了本民族文字,並把他們的文字倣傚漢字篆體用於官印,傳也較少,所見的印文有金國(女真)書和元代八思巴文及西夏文篆書,其中有許多文字還不認識。
半通印
 印章形式之一。秦漢時期下級官員所用之印,其形為直長方,約為正方官
即之半,故名。揚雄《法言.孝至》謂「五兩之綸,半通之銅」,其綸指印 授,銅指官印。私印亦有長方形的。
封泥
 我國古代公私簡牘大都寫在竹簡、木札上,封癸時用繩縛,
在繩端或交又處加以檢木,封以黏土,上蓋印章,作為信驗,以防私拆封
 發物件,亦常用此法。封泥又叫做「泥封」,它不是印章,而是古代用印的遺跡──蓋有古代印章的乾燥堅硬的泥團──保留下來的珍貴實物。由於原印是陰文,鈐在泥上便成了陽文,其邊為泥面,所以形成四周不等的寬邊。封泥的使用自戰國直至漢魏,直到晉以後紙張、絹帛逐漸代替了竹木簡書信的來往,才有可能不使用封泥。後世的篆刻家從這些珍貴的封泥拓片中得到借鑒,用以入印,從而擴大了篆刻藝術取法的範圍。
私印
 官印口以外印章的總稱。體制繁雜,以形制而言,有一面印、二面印口(即穿帶
印、子母印、帶鉤印、六面印、聯珠印套印等;以文字而言,有姓名印、
臣妾印、齋堂館閣印、詩詞印、收藏印、吉語印、花押印、象形印、迴文印朱白相間印等。
吉語印
 揩以吉祥的詞語為印文的印章。常以大利、大幸、長榮、長富、宜千金、
宜子孫一類的言語入印。秦有小璽作:「疢疾除,永康休,萬壽寧。」也有姓名 上下加附吉語的。多見於漢代的兩面印中。
穿帶印
 私印的一種。印體左右有孔,可以穿帶,故名。印的上下兩面都刻有印文,
大都一面刻姓名,一面刻字號,故又稱「兩面印」。盛行於漢代。
兩面印
 即「穿帶印」。
朱白相間印
 私印的一種。以朱、白印文相組合的印彰多見於漢代之兩面印中,有一
朱一白、一朱二白、一朱二白、二朱一白、二朱二白、三朱一白等。一般
左右分朱自,也有上下分朱自的;筆畫少者作朱文,筆畫多者為白文,並把白文列成滿白,使朱白之間,各適其宜,致整方印融洽調和。朱白的原則大致根據筆劃多少而定,朱文大多筆劃多少而定,朱文大多筆劃較少,白文則相反,從而達到朱如白,白如朱的和諧效果,這類印大多工穩的私印,未見用於官印。
子母印
 子母印又稱「璽印」,是大小兩方或三方印套合而成的印章。印文多作朱文。始於東漢,盛於魏晉六朝。一般
鑄有獸、龜等鈕,外大印為母,鈕作圖獸空其擾,內小印為子,鈕作子獸,可套入大印內,合成母抱子狀,因稱「子母印」。有母印鈕作獸身,子
印鈕作獸首,套合成為完整獸形者,故也稱套印。有一母一子的套印、
母三子的二套印等。在一方印章的體積中,兼備了幾方印的使用價值,古代印匠的工藝水平由此可見。
套印
 由大小數印套合而成的印章。漢代之「子母印」即套印之一。套印分若干層,有多至五六層者,每層(即被套的每方)五面都可刻印。最末一層為小方
印,可刻六面。明清以後,為便於攜帶,套印多以銅、石、牙等製成。
象形印
 亦稱「圖案印」、「肖形印」。刻有圖案印章的統稱。古代象形印,一般刻鑄
有人物、動物等圖像,取材寬廣,渾厚古樸,簡練生動。多白文,一為純 圖畫,一為圖畫中附有文字,今所見者以漢代居多。
圖案印
 圖畫入印自戰國到漢魏都有,以漢代為最多。又稱肖形印或象形印。形式多樣,簡練生動,除了人物、鳥獸、車騎、吉羊、魚雁等圖案外,常見以吉祥的四靈(龍、虎、雀、(鳳、龜)入印的,這類印又稱為「四靈印」。
鑿印
 刻印的一種方法。指在預製的金屬印胚上鑿刻印文。也指用此法到成的印
章,文字錯落有致,大都為將軍印和頒發給少數民族的官印,流行於漢魏晉南北朝。其起源相傳因軍中官職往往急於任命,印信大都倉促鑿成,故別稱「急就章」。此法為後世篆刻家所倣傚。
急就章
見「鑿印」。
鑄印
 製作金屬印章的方法。通常先刻蠟模,用黏土作范於模之四周,熔金屬澆注
入泥范而成,故也有將鑄印稱為「撥蠟」的。古代鑄印,有只鑄印胚,後刻
鑿印文的;有印胚印文同時澆鑄的。印文精巧工整,別具一格,為後世篆刻家所取法。
撥蠟
 見「鑄印」。
六面印
突起者為印鼻,有孔可穿帶,鼻端刻一小印,其餘五面均刻印文,因稱「六面印」。流行於南北朝。明清以來,正方
或長方形六面都刻印文的,也稱「六面印」。傳世六面印實物較少。這種呈「凸」字形的印章,上面的印鼻有孔,可以穿帶而佩,鼻端作一小印,連同其餘五個印面故稱六面印。傳世六面印的一種典型風格為帶邊白文,每字為一行,密上疏下,印文豎筆多引長下垂,末端尖細,猶如懸針,所以有「懸針篆」的俗名。這種風格雖然尚有筆意舒展、疏密相映的好處,但很容易流於庸俗,遠不及漢印的相茂,故歷來篆刻家只偶一為之。
迴文印
 印文迴旋 排列的印章。方式有多種。最常見的如古代雙名印,為使雙名相
連,避免分置兩行,從姓開始採用從右到左、從左到右(即逆時針的方向)
排列,即在姓下加「印」字,作「姓印某某」。迴文應讀作「姓某某印」,即先橫
向左讀,再從上向下讀,隨後橫向右讀而止。
將軍印
 
將軍印也是漢官印中的一種。這些印章往往是在行軍中急於臨時任命,而在倉促之間以刀在印面上刻鑿成的,所又稱「急就章」。將軍印風格獨特,天趣橫生,對以後的藝術風格有很大影響。漢代的將軍用印,普通都不稱「印」而叫做「章」,這是軍印的一大特點。
雜形璽
 
戰國以來的印章中,雜形璽也是甚為別緻的一類。其式樣沒有定例,大小從數寸至數分不等,變化極為豐富,除了方圓長寬更有凹凸形印、方、圓、三角合印,二圓三圓聯珠,以及三葉分展狀等,朱白都有,不勝枚舉。雜形璽因其獨特的諧趣與官印的莊嚴、沉著的要求不同,故只用於私印。
成語印
 成語印自戰國開始就有,使用的格言、成語達百餘種。如「正行」、「敬事」、「日利」、「日入千萬」、「出入大吉」等,成語字數不等,自一、二字始,多達二十字,其用途除了表示吉祥之外,也有為死者殉葬之用。
朱記
 一種印章的別稱。有二義:一指唐代以後官印之一,印文中刻有「朱記」二
字;二指魏晉以來,以紅色顏料鈐在紙帛上的印文。
花押印
 印信之一。係鋪刻花寫姓名的印章。花押印又稱「押字」,興於宋,盛於元,故又稱「元押」。元押多為長方,大多沒有外框,一般上刻楷書姓氏,下刻八思巴文或花押。從實用意義上說歷代印章大都有防奸辨偽的作用,作為個人任意書寫,變化出來的「押字」(有些已不是一種文字,只作為個人專用記號),自然就更難以摹仿而達到防偽的效果,因而這種押字一直沿用到明清時代。別稱「元押」、「元戳」、「戳子」。花押印及元戳。
元押、元戳、戳子見「花押印」。
關防
 印信之一。長方潤邊,朱文居多,始於明初。取「關防嚴密」之意,故名。
明太祖為防止群臣預印空白紙作弊,將方印左右對分,各執其半,以便拼合驗覈。關防係由半通印演變而成。清代職官所用方形官印稱「印」,臨時
派遣的官員用長方形官印稱「關防」。
閑章
 指鐫鋪刻姓名、地名、官職以外之印。秦漢吉語印演變而來,一般用於書、 晝上。
印泥
 亦稱「印色」。魏晉前用竹簡、木札,印章多鈴於封發簡犢的呢塊上,作為憑記,稱為「封泥」;「印泥」之稱,由此演繹而來。後世印章使用方法改變,多以有色顏料鈐於紙帛此種塗料即為「印泥」。上等者均以硃砂、艾絨、油料等調拌成。
印色即「印泥。
印譜
 輯錄璽印作品的書籍通稱。據說始於宋徽宗《宣和印譜『後有晁克一《集
古印格》、姜夔《集古印譜》等,均伕。明代顧汝由、顧汝修以所藏銅、玉印近二千方輯為《集古印譜》,為世所重。晚明以來,隨著篆刻發展,輯錄印譜
之風益盛,有彙集古代鈴印者,有輯錄個人或各刻印者,有刻詩詞、格言者。也稱「印存」、「印集」、「印式」、「印舉」等。以清代汪啟淑《飛鴻堂印譜》、陳介祺《十鐘山房印舉》、現代丁輔之《西冷八家印選》、丁輛之、葛
書徵、高絡園、俞序文四家藏印集成《丁丑劫餘印存》等最著名。
九疊篆
摹刻印章用的篆字別體。始見於宋代。筆畫折疊均勻,填滿印面。折疊多寡,
根據筆晝繁簡而定,有多至十疊以上者。九為數之終,「九疊」,形容其折疊之多。九疊篆官印,都作朱文,盛行於宋元。
分朱布白
 根據入印文字進行構圖的一種章法。指把印文的筆意、疏密、屈伸、長短、
挪讓、承應、肥瘦,安排得當,而成佳構。如處理不當就會減低印章的藝術效果。
白文
 指鐫刻成凹狀的印文。用這種印章鈴出的印文為朱地白字,故也稱「陰文」。
陰文 見「白文」。
朱文
 指鐫刻成凸狀的印來。用這種印章鈐出的印文為白地朱又故也約「陽文」。
陽文 見「朱文」。
印鈕
 古代的璽印大多有鈕、以使在鈕上穿孔系綬,繫在腰帶上,這就是古代的「佩印」方式。自漢代開始,以
龜、駝、馬等印鈕來分別帝王百官。例如高級官史使用龜鈕、駝鈕、蛇鈕則是漢魏晉時授與兄弟民族等官印常見的鈕制。歷代鈕制形式為豐富,其中以壇鈕、鼻鈕、為最常見。
側款
 亦稱「邊款」。刻於印側的題記。隋唐以來官印周圍刻有製印年月、編號及
釋文等的通稱。明代以後篆刻家在印側或頂端刻年月、姓名,甚至刻詩又、圖像等,多為陰文,問周陽文。
邊款
 即「側款」。
拓款
 顯示印側款識的技法。將刻好側約的一面,鋪上拓紙,籐少許清水,使拓
紙濕潤無縐紋,再取薄而堅韌的紙覆在拓紙上。用棕刷(俗稱棕老虎)刷之,刷的過程中,經常更新覆紙,不使刷破,以免損壞下面的拓紙。待收
燥時,揭去覆紙,再用拓包(用棉花一團,外包呢絨,再裹上紡綢,紮成小
圓形),蘸墨(墨以重膠為佳,易使拓面光亮)複打三、四遍即可。濃者謂之烏金拓,淡者即蟬翼拓。
印蛻
 亦稱「印花」、「印模」。指印章刻成後所鈐蓋的印樣。先以刷子除淨粉屑
然後在印面上蘸勻印泥,蓋在紙上。鈴蓋印樣時,下面摯紙厚薄宜適當以免失真。
印規
 鈐印定位的工具。一般用厚約0.5公分堅硬小木片,鋸成曲尺形,磨光髹漆
而成。使用時以印規定位,印章緊貼曲尺形內側二邊鈐下,正確而不斜敧。可使鈐出之印
鐵筆
 指刻刀。。篆刻以刀代筆,故名鐫刻印章的別稱。故名。也作鐫刻印章的別稱。
刀法
 鐫刻印章時操刀的技法。是使篆刻取得高度藝術水準的一種重要手段。由於刻者的藝術觀和刻刀大小、厚薄、利鈍,以及運刀的方向、角度、快慢不同而形成各種刀法。前人有用刀十三法之說,但其主要刀法則為切刀與沖刀二類。
印床
 鐫夾刻印章的工具。用堅木一段,中鑿巨孔,鋸丟其上部中間三分之一,使成「凹」狀,凹處配置若干厚薄不等的木比用時以木片在凹孔內將印章軋緊,不使動搖,便於鐫刻。也有以其他材料及方法製成的。
印材
 印章用的材料。種類很多,如金屬、晶、玉、獸角、象牙、竹、木、瓷石
和化學製品等。石章主要有青田、壽山、昌化等種類,質量因地而異,但一般都鬆脆爽利,容易鐫刻。
昌化石
 鐫刻印章的一種石料。因產於浙江昌化,故名。有紅、黃、褐等色,而以灰白色居多,是常用的製印材料。質略透明,如熟藉粉狀者,名「昌化凍」。石身有鮮紅斑塊,狀如凝結之雞血者,一般含有雜質,名「雞血石」;有大量紅色斑塊而石質純淨者,極其名貴,為印材之上品。
雞血石
 見「昌化石」。
青田石
 鐫刻印章的一種石料。因產於浙江青此故名。色彩豐富,青色居多,是印章及工藝品的常用材料。以色青質瑩的「白果凍」及「蘭花凍」較為名貴,是製印章的上品。
壽山石
 鐫刻印章的一種石料。產於福建福州壽山,故名。色彩豐富,是印章及工藝品常用的材料。石質晶瑩如羊脂者,稱「白芙蓉」;晶瑩而帶黃色者,稱「田黃」,遍體呈蘿蔔紋者尤珍貴,為印材之上品。
田黃石
 見「壽山石」。
皖派
 篆刻流派之一。明代何震開創。後繼者有蘇宣、程樸等。事學秦漢,風格樸茂蒼秀。到明未,汪關父子一變何震之法,專攻漢鑄印,以工整流利為其特點。至清初,安微縣人程邃、巴尉祖、胡唐、汪肇龍努力改變當交的習氣,在篆法佈局上取得了高度的成就,人稱「歙中四子」。
鄧石如以小篆及《三公山碑》入《禪國山碑》的體勢筆意入印,形成「鄧派」;
鄧為皖人,故也稱「皖派」;後繼者有吳熙載、徐三庚等;所作講究篆勢,善於變化,運刀如筆,流利清新,藝術成就較高。
這種注重籍貫忽略藝術風格的劃分方法,常常缺乏嚴密的科學性。故往往同屬皖派,風格卻截然不同,這就是我們應當注意的。「皖派」在清代影響廣泛,浙江山陰的董洵、王聲、江陰的沈風,甚至浙派創始人丁敬都受到了極大的影響。
莆田派
 篆刻流派之一。也稱「閩派」。傳為清代莆田宋玨開創,因名。學秦漢璽印,
並受文彭、何震影響,風格清麗。宋玨擅八分書,曾以八介入印。後繼者有吳晉等。
閩派
 見「莆田派」。
浙派
  浙派是與皖派同時盛行的著名篆刻流派。清乾隆時由丁敬創始,黃易、蔣仁、奚岡、陳豫鐘、陳鴻壽、趙之琛、錢松繼之而起,由於他們都是浙江杭州人,因此後人就把他們連同傚法他們藝術風格的印家,總稱為「浙派」。丁敬等八人各具成就,合稱「西冷八家」。浙派與皖派一樣,都崇尚秦漢璽印,刀法上成功地應用澀堅挺的切刀,來表現秦漢風貌,以其古樸雄健的風格有別于于皖派諸家的柔美流暢,所以有「歙(皖派)陰柔而浙(派)陽剛」的評論。浙派藝術支配清代印壇這一個多世紀,影響極深遠。
西冷八家
 丁敬、蔣仁、黃易、奚岡、陳豫鍾、陳鴻壽、趙之琛、錢松八人。
鴛湖四山
 指清乾隆至道光年間的四位篆刻家。即錢幾山(善揚)、文後出(鼎)、曹山彥(世模)、孫佳山(三錫)。因均在浙江嘉興,嘉興南湖又名「鴛鴦湖」,諸名又均有「山」字,故稱。
西泠印社
 研究篆刻的著名學術團體。清光緒三十年(1904)由丁輔之、王禔、葉為銘、
吳隱等創辦於浙江杭州的孤山西南麓,地近西冷,因以名社。第一任社長為吳昌碩,曾出版印學、印譜及書畫方面著作頗多,對印學界很有影響,
且度藏漢碑、印章、印譜及名人書畫真迦極富。
 1963年六十週年時,始組理事會,還張宗祥為社長。該社為浙江省重點文物保護單位之一,地處孤山風景區,也是西湖旅遊勝地之一。
 楼主| 发表于 2008-5-5 11:51:50 | 显示全部楼层
历代篆刻理论选
吾丘衍  《三十五举》
  吾丘衍(12721311),元代篆刻家。一作吾衍,清初避孔丘讳,作吾邱衍,字子行,号贞白,又号竹房、竹素,别署真白居士、布衣道士,世称贞白先生,太末(今浙江龙游)人,寓居杭州。嗜古学,通经史百家言,工篆隶,谙音律,著有《周秦石刻释音》、《闲居录》、《竹素山房诗集》、《学古编》等。《学古编》成书于大德庚子(13OO)年,卷一为《三十五举》,次载《合用文籍品目》,尾系附录。《三十五举》为此书主体,阐述篆隶演变及篆刻知识,甚多创获,故后人往往直呼该书为《三十五举》。
  一举曰:
  蝌蚪为字之祖,象虾蟆子形也。今人不知,乃巧画形状,失本意矣。上古无笔墨,以竹梃点漆,书竹简上;竹硬漆腻,画不能行,故头粗尾细,似其形耳。古谓筆(笔)为聿,仓颉书从手持半竹,加畫(画)为聿(¤),秦谓不律,由切音法云。
  二举曰:
  今之文章,即古之直言;今之篆书,即古之平常字,历代更变,遂见其异耳。不知上古初有笔,不过竹上束毛,便于写画,故篆字肥瘦均一,转折无棱角也。后人以真草行,或瘦或肥,以为美茂。笔若无心,不可成体,今人以此笔作篆,难于古人尤多,若初学未能用时,略于灯上烧过,庶几便手。
  三举曰:
  学篆字,必须博古,能识古器,其款识中古字,神气敦朴,可以助人。又可知古字象形、指事、会意等未变之笔,皆有妙处,于《说文》始知有味矣。前贤篆乏气象,即此事未尝用力故也。若看模文,终是不及。
  四举曰:
  凡习篆,《说文》为根本,能通《说文》,则写不差,又当与《通释》兼看。
  五举曰:
  字有古今不同,若检《说文》,颇觉费力,当先熟于《复古编》,大概得矣。
  六举曰:
  篆书多有字中包一二画,如日字、目字之类,若初一字内,画不与两头相粘,后皆如之,则为首尾一法;若或接或不接,各自相异,为不守法度,不可如此。又圆点、圆
  圈,小篆无此法,古文有之。口字作三角形,不可引用,学者慎勿于难写处妄意增入。
  七举曰:
  篆法扁者最好,谓之蜾扁,徐铉谓非老手莫能到,《石鼓文》是也。
  八举曰:
  小篆一也,而各有笔法,李斯方圆廓落;李阳冰圆活姿媚;徐铉如隶无垂脚,字下如钗股,稍大;锴如其兄,但字下如玉箸,微小耳;崔子玉多用隶法,似乎不精,然甚
  有汉意;李阳冰篆多非古法,效子玉也,当知之。
  九举曰:
  写成篇章文字,只用小篆,二徐、二李,随人所便,切不可写词曲。
  十举曰:
   小篆俗皆喜长,然不可太长,长无法,以方楷一字半为度,一字为正体,半字为垂脚,岂不美哉。脚不过三,有无可奈何者,当以正脚为主,余略收短,如幡脚可也。有
  下无脚字,如生、曰、之等字,却以上枝为出,如草木之为物,正生则上出枝,倒悬则下出枝耳。
  十一举曰:
  凡写牌匾,字画宜肥,体宜方圆。碑额同此,但以小篆为正,不可用杂体。
  十二举曰:
  以鼎篆、古文错杂为用时,无迹为上。但皆以小篆法写,自然一法。此虽易求,却甚难记,不熟其法,未免如百家衣,为识者笑。此为逸法,正用废此可也。
  十三举曰:
  凡口(音围)圈中字,不可填满,但如斗并中着一字,任其下空,可放垂笔,方不觉大。圈比诸字亦须略收。口不可圆,亦不可方,只以炭墼(音基,粉末加水做成的块状物)范子为度自好。若日目等字,须更放小,若印文中扁“口”字,及子字上“口”,却须略宽,使“口”中见空稍多,字始浑厚,汉印皆如此。
  十四举曰:
  写篆把笔,只须单钩,却伸中指在下夹衬,方圆平直,无有不可意矣。人多不得师传,只如常把笔,所以字多欹斜,画不能直,且字势不活也。若初学时,当虚手心,伸
  中指,并二指,于几上空画,如此不拗,方可操笔,此说最是要紧,学者审之,其益甚矣。
  十五举曰:
  凡篆大字,当虚腕悬笔,手腕着纸,便字不活相。多有人不能用笔,用棕榈条及纸筒等物,皆俗夫所为,士大夫不可用此。
  十六举曰:
  汉篆多变古法,许慎作《说文》,所以救其失也。
  十七举曰:
  隶书人谓宜扁,殊不知妙在不扁,挑拔平硬,如折刀头,方是汉隶。《书体括》云:方劲古拙,斩钉截铁,备矣。隶法颇深,具其大略。
  十八举曰:
  汉有摹印篆,其法只是方正,篆法与隶相通,后人不识古印,妄意盘屈,且以为法,大可笑也。多见故家藏得汉印,字皆方正,近乎隶书,此即摹印篆也。王俅《啸堂集古录》所载古印,正与相合。凡屈曲盘回,唐篆始如此,今碑刻有颜鲁公官诰尚书省印,可考其说。
  十九举曰:
  汉、魏印章,皆用白文,大不过寸许,朝爵印文皆铸,盖择日封拜,可缓者也。军中印文多凿,盖急于行令,不可缓者也。古无押字,以印章为官职信令,故如此耳。自唐用朱文,古法渐废,至宋南渡,绝无知者,故后宋印文,皆大谬。
  二十举曰:
  白文印,皆用汉篆,平方正直,字不可圆,纵有斜笔,亦当取巧写过。
  二十一举曰:
  三字印,右一边一字、左一边两字者,以两字处与为一字处相等,不可两字中断,又不可十分相接。
  二十二举曰:
  四字印,若前二字交界略有空,后二字无空,须当空一画地别之。字有有脚、无脚,故言及此。不然一边见分、一边不见分,非法度也。
  二十三举曰:
  轩斋等印,古无此式,惟唐相李泌有“端居室”三字印,白文玉印,或可照例。终是白文,非古法,不若只从朱文。
  二十四举曰:
  朱文印,或用杂体篆,不可太怪,择其近人情者,免费词说可也。
  二十五举曰:
  白文印,用崔子玉写《张平子碑》上字,又汉器物上并碑盖、印章等字,最为第一。
  二十六举曰:
  凡姓名表字,古有法式,不可随俗用杂篆及朱文。
  二十七举曰:
  白文印,必逼于边,不可有空,空便不古。
  二十八举曰:
  朱文印,不可逼边,须当以字中空白得中处为相去,庶免印出与边相倚无意思耳。字宜细,四旁有出笔,皆滞边,边须细于字,边若一体,印出时四边虚,纸昂起,未免边肥于字也,非见印多,不能晓此。粘边朱文,建业文房之
  法。
  二十九举曰:
  多有人依款识字式作印,此大不可,盖汉时印文不曾如此,三代时却又无印,学者慎此。《周礼》虽有玺节及职金掌辨其美恶,楬而玺之之说。注曰:“印,其实手执之节也。”正面刻字如秦氏玺,而不可印,印则字皆反矣。古人以之表信,不问字反,淳朴如此。若战国时,苏秦六印,制度未闻。《淮南子·人间训》曰:“鲁君召子贡,授以将军之印。”刘安寓言,而失词耳。
  三十举曰:
  道号,唐人虽有,不曾有印,故不可以道号作印用也。三字屋匾,唐却有法。
  三十一举曰:
  凡印文中有一二字忽有自然空缺,不可映带者,听其自空,古印多如此。
  三十二举曰:
  凡印,仆有古人《印式》二册,一为官印,一为私印,具列所以,实为甚详。不若《啸堂集古录》所载,只具音释也。
  三十三举曰:
  凡名印不可妄写,或姓名相合,或加“印”、“章”等字,或兼用“印章”字,曰“姓某印章”,不若只用“印”字最为正也。二名,可回文写,姓下着印字在右;二名在左是也。单名者,曰“姓某之印”,却不可回文写。若曰“姓某私印”,不可印文墨,只宜封书,亦不可回文写。名印内不可着“氏”字,表德内可加“氏”字,亦当详审之。
  三十四举曰:
  表字印,只用二字,此为正式。近人欲并加姓氏于其上,曰“某氏某”,非也。若作“姓某父”,古虽有此称,系他人美己,却不可入印。人多好古,不论其原,不为俗乱可也。汉人三字印,非复姓及无“印”字者,皆非名印。盖字印不当用“印”字以乱名耳。汉张长安,字幼君,有印曰“张幼君”(右一字,左二字);唐吕温,字化光,有印曰“吕化光”,亦三字表德印式(幼君,西汉王式弟子。化光见柳文,吕衡州也)。
三十五举曰:
  诸印文下有空处,悬之最佳,不可妄意伸开,或加屈曲务欲填满。若写得有道理,自然不觉空也。字多无空,不必问此。

魏锡曾 《砚林印款》书后
魏锡曾,(?--1882),字稼孙,嗜印有奇癖,谑号印奴,浙江仁和人。清咸丰贡生,官福建盐大使。在官朴拙,日事笔砚,于金石拓本、名人印蜕汇辑甚富;热衷印学,造诣亦深,评说流派印章议论方正、褒贬得当;记载印林交游掌故详实可证,诚周亮工后一人。
右《砚林印款》七十九则,又黄、蒋、奚、陈诸家印款一十二则,多据何丈夙明(澎)、毛兄西堂(庚)、朱君芑孙(寿萱)旧赠完拓辑录,稍有新增,二十而一,凡先生论印宗旨,同时石交,及偶然题属不恒见之别号,粗可考见,其仅具年月姓字者略之,严汰伪刻,亦附存一二款似之作于后,惩臆断,俟真鉴也。丁谱拓款,始自夙明尊人梦华先生,故其家藏弆最富,往时夙明颇据以傲人,及西堂辑谱精出其上,余与芑孙和之,偶有以戏语巧构者,何遂修憾于毛。今三君子遭变,毅魄并为鬼雄,当相视莫逆矣。又夙明云:钝丁碎刀从明朱简修能出。余于黄岩朱丈(亮忠)所见赖古堂修能残谱,而信夙明语,盖得之庭闻。前人论丁印,无及此者。同治己巳三月识。
里中旧重丁、黄、蒋、奚刻印。丁刻之世守者,惟振绮堂汪氏五石,抱经堂卢氏三石,小山居何氏三石,补罗迦室赵氏一石,余率由飞蚨人萃归王安伯丈(泰),虽同时谢丈卜堂(家枚)、戴君用伯(以恒),皆嗜丁印如性命,竟无能抗衡也。庚辛乱后,王氏废宅出残石若干,谢、戴及他氏储藏,仅存十一,亦都易主。今确知丁印在世间,煨烬奇零,数不满百,独振绮手泽如新耳。其自余庚申岁失于吴门者,为“丛睦”、“才与不才”二石(“才与不才”,是从陈君遇安借拓者,同时失自藏、借人古今印百余钮。黄小松先生为松窗、春松两从祖刻名氏印,亦在此中。嗣有沈君均初收得者,知未尽堕劫灰,然不可踪迹矣)。后丁君松生(丙)见贻“徐堂印信”,是谢丈旧物,款面皆精,亦失之闽中,乃生平缺陷事也。丁称,梦华馆藏本为富,顾其枕秘不示人,就余及见,是程堂屠氏、寿松堂孙氏、竹景庵赵氏旧藏。芑孙、用伯新得(用伯所得是钩本),皆洋洋大观,都计在五六百以上。而余手辑古今印拓,辛酉冬避地入闽,尽携以行,嗣为夫己氏窃毛拓至精者百余,几空其群,今稍向副本补数十纸,合前后所收,才得二百有奇,不知江、浙间遗石、遗谱,复出几许?犹忆道、咸间《四家印谱》盛行,几于家置一册。自罹兵火,曩时同好,惟用伯及朱君(希颖)存。乙丑秋,识松生,亦同斯癖,皆远在二千里外,近为松生校刊《砚林诗集》,因辑此卷,暇日欲尽抄四家印款,自为一书,以存影迹。牵连记之,不异易安居士寓会稽土舍,追话归来堂起时也。庚午四月,又识。
《飞鸿堂谱》所收丁刻,惟“启淑私印”、“飞鸿堂藏”、“秀峰赏鉴”三印,又张洪厓绝句大印,又一白文界格大印是先生手制,余皆赝鼎。盖秀峰受同时作伪者之绐也。何辑丁、黄印谱中,“飞鸿堂”朱文三字,即承秀峰之误。又“武林宝古”、“金井口梧叶”、“一个峰头住一年”、“朋友千里”、“烟霞百灵”五印,亦伪。其他伪石,不可枚举(张芑堂、陈秋堂、曼生皆尝为之)。近见传抄丁、黄、蒋、奚、板桥、冬心、曼生印谱一册,面文皆闲散语,款则纰缪支离,并诸家时代先后,交游踪迹,未稍加考证,妄人所为,诚不足辨。然传之久远惧或贱玉贵珉,今求诸家真印,何谱而外,惟林云栖曩辑《名人集印》,傅子式(拭)近辑《西泠六家印存》,虽搜采无多,皆精审,不少假借,后之鉴赏者,尚守斯二谱为衣钵乎?是卷辑于同治己巳,越十二年光绪辛巳, 始写定付刊,因复记此。
 
书《赖古堂残谱》后
栎园未成之书,栎园喜篆刻,就所得印拓,辑备观览,非有数十百本行世,旧闻此书浮想而已。辛酉岁,避地黄岩,偶从朱德园部郎借书,云有《赖古堂残谱》,急取视之,则剪粘本,白纸线订十二册,所存才三十余家,其弁语皆楷书,时无从觅刻本校对,背忆文义不误,玩其书法则出国初人物,而与栎园不类,又不押名字印,颇生疑窦。适于箧中携有栎园寄黄济叔扎,首钤“江上信天翁”印,而十二册中黄谱尚存,且列此作,取校无毫发差,乃敢灼然信为真谱。细玩印拓多虫蚀痕,粘纸则坚好,悬拟当日各谱大小长短未必一律,而弁语必栎园手书(观沈逢吉一则有“误字投笔”等语可知),或岁久虫伤,不可收拾,后人缀辑其未蚀者,补录题字,或经飞蚨人手,取原本分一为两,伪录题字,皆不可知,然必非赝本也。谱存余案数月,思附名卷末,会寇犯黄岩,德园将奔避,急索谱去,余亦仓卒来闽,其后黄岩陷,而旋复闻德园家业荡然,而家人以居乡无恙,不知彼时曾挈谱出否?事阅三年,见此书,不胜今昔之感。因将朱谱存佚各家,分记于后,其不能省忆者缺之。刻印为游戏之一,数十家精神所寄,独恃朱谱,或当不堕劫灰耳。癸亥二月初十日识。
文国博,朱谱缺。余所见国博印,独其诗笺押尾“文彭之印”、“文寿承氏”两印真耳。未谷先生论文氏父子印, 亦以书迹为据,今人守其赝作,可哂。栎园相去不远,所辑当不谬,竟不得见,则终不得见矣。
何主臣,朱谱存。有极拙类市刻者,余亦不甚可喜,但觉较程氏所摹浑穆而已。主臣胸中疑少书卷,要之主臣前无主臣,其才力胜人数倍,所以盛传,虽有诋者,终不可摇动。
梁千秋,朱谱存。类主臣,工力甚深,钝丁老人有自作六面印,以千秋所刻“宜子孙”等五面印为之母。旧闻王安伯丈以黄金等分易之,余有拓本。又朱芑孙处有千秋刻“楚与此君共老”一石,余亦得其拓本,今二石恐并毁矣。
梁大年,朱谱存。有故作剥蚀之病,不如乃兄。栎园所论,殊不公,疑不得千秋印,有夙嫌也。
张稚恭,朱谱存。中有贯一①宋文小印,作大篆仿秦,余见之王君立三所藏程谱中。
程穆倩,朱谱缺。穆倩崛起文、何之后,真豪杰士。余于乱后得其所刻“一身诗酒债,千里水云情”十字印。其遗迹,世间亦颇有存者。己未秋,在荆溪晤王君立斋,得见所藏程谱三百余方,大观也。穆倩朱胜于白,仿秦诸制,苍润渊秀,虽修能、龙泓、完白皆不及,余子无论矣。
黄济叔,朱谱存,济叔秀不至弱,平不至庸,巧不至纤,熟不至俗,然终有纡徐演漾之病,不如修能有新意,穆倩之苍浑更非所及,栎园誉之过也。济叔自在江皓臣、顾元方之右,此乃平心之论,后来《飞鸿堂谱》中闲散印,多近济叔一派,大约较主臣加秀加薄。余见朱谱,成论印诗二十四首,论济叔云:“妥帖未排奡,倾倒栎下翁,后生扬其波,巨谱成《飞鸿》,江南平远山,未足攀华嵩。”
张大风,朱谱存。甚秀,庚申春二月,于吴门紫榆明经(应潜)处,见大风刻“古农”白文小印,摹数纸,今有存者,其署款亦有致。
程孟长,朱谱缺。元素所摹主臣谱,家滋伯从叔曾以不全本付余,乃吾乡黄孝子(树谷)置广仁义学者,板口有“广仁义学藏书”长木印,乱后存会稽友人家,不知存否?
汪尹子,朱谱缺。余所辑谱中有“逍遥游”白文,满白未见生气,亦庚申二月从紫榆摹得者,款署:“万历甲寅二月,作于琴河水榭,汪关”。
江皓臣,朱谱存。皓臣切玉如泥,自是绝技(多仿汉铸,且能作朱文,无寻常玉印蹊径)。但论印文,则颇有瘦软之病,盖自负其能,不欲受向来玉工范围,使玉不能见长,则刻亦减色矣。此乃因其名盛而苛论之,所谓吹毛求疵。近赵撝叔于温州物色一枚,而作“惜阴”二字,与朱谱相类,旁署皓臣小楷二,甚精。
钦序三,朱谱存。中有“阮大铖印”,朱文四字。
徐孝竹,所著《印戋说》有心得。昨岁于吴子沂案头见其印稿。
沈逢吉,朱谱无。庚申春,从紫榆处摹得“大啸秋云白”。五字,石过小,不能佳。
顾元方,朱谱存。恪守汉法,惜其无自立处,栎园盛推之,当以尔时仿汉者少耳。
朱修能,朱谱存。修能用凡夫草篆法,笔画起讫,多作牵丝,是其习气,从来所无。如近时陈曼生刀法之缺蚀,亦从来所无。然两君皆解人,但不予人以学步耳。善学修能者,惟丁钝丁;善学曼生者,惟吾友赵撝叔,不似之似,难为不知者道也。
丁秋平,朱谱存。秋平石刻,余所见颇多,乃墨守何氏者,殊无生气。
陈文叔,文叔刻“鲁公”二字朱文印,作大篆,张叔未丈曾以拓本畀余。施大千刻“误学书剑薄游人间”白文印,余亦从丈得一拓本,皆习何派者。
丁元公,朱谱存。按丁元公字原躬,嘉兴人,此云钱塘,或因秋平而误。朱谱所存多径寸印,白文居十之九,皆仿秦权,秀逸绝伦,非寻常所见铁线俗派也。十二册中,余最爱原躬,真不可无一,不能有二者。
书《巴予藉别传》后
赵撝叔论印,并称丁、黄、巴、邓,龙泓行辈,于吾家在高曾祖之间。黄为大父行,并缔交谊,里居日,曾手辑其谱。邓印多于书迹见之,独巴作不得寓目,十年前,曾见其所藏《石鼓文》册,旁有题字;又于市肆见画册一,惜未谛观印文。撝叔刻印,今殆无匹,尝谓近作多类予藉,适从谭仲修假阅容甫先生述学中列此传,因录撝叔印拓末,寄先河后海之意云。癸亥正月晦日识。
《吴让之印谱》跋
仪征吴翁,初名廷飏,后以字行,改号让之,又以其字下一字同御名,今但署吴让之。让之学书安吴包氏,篆、分刻印,私淑完白,笃守师说,有两汉经生风。吾友赵子
撝叔,自负篆刻,独心折其工力,尝作印跋其侧云:“近人能此者,扬州吴熙载一人而已。”叹服如此。余于去夏晤之泰州,年六十五矣,松身鹤发,神完有持,时憩僧舍,为人作书自给,以目力衰,不肯刻印,余固强之,为撝叔刻二石,为余刻三石,同好妒羡。余夙有印癖,寓泰无事,因就所见,辑谱得二十分。让之有喜色,自跋如右。后示撝叔分定内外编,合者十九,不合者十一,撝叔谓吾两人所定,不必当让之及前后印人意,此十中之一,亦不可强合。既而撝叔为文弁首,论皖、浙印,条理辨晰,见者谓排让之,非也。皖印为北宗,浙为南宗。余尝以钝丁谱示让之,让之不喜,间及次闲,不加菲薄,后语撝叔,因有此论。盖让之生江南,未遍观丁、黄作,执曼生、次闲谱为浙派,又以次闲年长先得名,诫相轻,且间一仿之,欲示兼长。其不喜钝丁习也;不病次闲时也。撝叔之论,所谓言岂一端,亦非排让之也。文国博真谱不可见,间存于书画者,实浑含南北两宗,其后名家,皆皖产,中惟修能朱(简)碎刀,为钝丁滥觞。钝丁之作,熔铸秦、汉、元、明,古今一人,然无意自别于皖。黄、蒋、奚、陈曼生继起,皆意多于法,始有浙宗之目,流及次闲,偭越规矩,直自郐尔。而习次闲者,未见丁谱,目谓浙宗,且以皖为诟病,无怪皖人知有陈、赵,不知其他。余常谓浙宗后起而先亡者此也。若完白书从印入,印从书出,其在皖宗为奇品、为别帜,让之虽心摹手追,犹愧具体,工力之深,当世无匹。撝叔谓手指皆实,斯称善鉴。今日由浙入皖,几合两宗为一,而仍树浙帜者,固推撝叔,惜其好奇,学力不副天资,又不欲以印传,若至人书俱老,岂直过让之哉?病未能也。同治三年甲子十一月,在福州识。
完白书从印入,撝叔语其云:字画疏处可走马,密处不可通风,即印林无等等咒。“钝丁法修能”,何夙明述其先人梦华语。黄岩朱氏藏《赖古堂》残谱中,有修能作,信然。
《钱叔盖印谱》跋
余于近日印刻中,最服膺者,莫如叔盖钱先生。先生善山水,工书法,尤嗜金石,致力于篆隶,其刻印以秦、汉为宗,出入国朝丁、蒋、黄、陈、奚、邓诸家。同时赵翁次闲。方负盛名,先生以异军特起,直出其上,庚申之变,阖门殉义。《易》曰:介于石,不终日,贞吉。以拟先生人品,与先生之印品,殆无愧焉。自先生殇十数年,手制零落,而声誉益振,余手拓其遗石,并乞朋好分饷,凡得数十纸,粘缀成册,其少作,晚岁颓唐之制,别缀于后,盖重先生品谊节操,不敢轻弃,兼使究心篆刻者,知此中与年增长,随时乖合之致,一无可假借云。
题增补毛西堂手辑《西泠六家印谱》
乡先辈丁、黄、蒋、奚、二陈篆刻,前人多有论次,近年新谱日出,无精于毛君西堂者。西堂之辑谱也,一印入手,息心危坐,审视数四,徐出手制印泥,其泥入油少,坚韧如柜妆(音巨女,一种油炸面食),以后就泥,凡积百十秒许,泥附于石乃就,几面印之,不借它纸,既又翻石向上,纸粘不脱,视其未到处,以指顶少砑(音压,碾也),一不惬至再,再不惬至三,三四不惬,或至三四十次,既得精妙一纸,类次入谱,不复再印,即强之印,亦不得佳。弃纸山积,不自珍惜,并供友人携取。然西堂最不惬意者,特较他本焕然十倍,人得之者珍为“毛谱”。余尝戏谓之曰,君能事虽多,终以印印为第一。西堂故负书名,善鉴别古书画,喜吟小诗,间作墨笔花卉,好谈星命,尤善弈,亦能作印,然无以易余言也。初不拓款,见余拓本,辄戏为之,用画家渲染法,先积淡墨,如云如水,点如雨下,而不入于凹,末少施以焦墨,肥瘦明暗之间,经营尽善,余乃转相仿效,精到或庶几,活泼终不及也。余昔嗜印最笃,曾枵腹行十数里,无所得不悔。西堂性舒缓,然其求印不异饥渴之于饮食也。西堂谓两人呆相类,每印印毕,必留一赠余,乃听人取,故余所得视诸同好为备。此本积十四年之久,较西堂自存之谱,面得十九,款得十一,毛谱之中,洋洋大观,其间余所增入者,署明纸尾,鱼目之混,惧为明珠累也。犹忆庚申乱后,余寓越城,仲冬五日,西堂从诸暨来共饭,饭毕出此本,评玩良久。未及十日,富阳陷。余踉跄奔黄岩,遂不复与相见。昨岁闻其携眷旋里,今故乡复陷,余夙知西堂内介,必能见危授命,其印谱素自宝爱,往时朱芑孙愿以二百金相易,卣(音由,舒适自得也)然谢之,阽(音店,临近也)危之中,当如邝湛若抱琴死矣。嗟乎!余与西堂过失相规,缓急相告,盖非仅印林中友,今西堂既如彼,而余漂泊海峤,母兄隔绝,靦颜偷息,不能表章大节,掇拾遗著,每愧无以对死友,顾念诸家印石印谱,今日堕劫灰者,不知凡几,《广陵散》绝,后人将不复见真迹。此本幸存世间,又精妙非他人比,天下之宝,当为天下惜之。爰亟付装潢,并详弁其首。后之得此谱者,当知开卷珍重,不独前辈精神赖以不堕,而吾两人当日奔驰搜访之瘁,过从赏析之乐,亦庶几跃跃纸上,而无恨于付托之不得其人也。呜呼悕矣!同治壬戌春识。
论印诗二十四首并序
余夙有癖,里居之日,尝与毛西堂、何夙明、朱芑孙、谔卿诸君,手拓丁、黄、蒋、奚、二陈之作,裒然成谱,其他名家手制,别为一集。比岁游常间,搜访如前,闻见浸广,遭乱以来,不复措意于此者一年矣。迩从德园朱丈借书,承以赖古堂残谱见示,虽阙轶过半,自何雪渔以下尚得六七十人。其中朱修能、江皓臣、黄济叔、丁原躬诸家,皆向所未见者,愁病之中获此巨观,就生平涉猎所及,作论印诗二十四首。其名虽盛而未及寓目,与虽寓目而无所可否于吾心者,从略焉。
赝鼎遍天下,俗至不可医。笺尾双朱文,秀华擢金支。安得窥全豹,拨雾南山陲。(文彭三桥)
得力汉宫印,亲炙文国博。一剑抉云开,万弩压潮落。中林摧陷才,身当画麟阁。(何震主臣)
仇血溅丹砂,壮哉博士句。如何干将锋,划石少奇趣?轩苏而轾何,阿好不足据。(苏宣尔宣。尔宣少喜任侠,“仇人血溅丹砂红”,李博士应征赠句也。苏有专谱,序中谓与主臣同师国博,而尔宣独得其秘。)
凡夫创草篆,颇害斯籀法。修能入印刻,不使主臣压。朱文启钝丁,行刀细如掐。(朱简修能。修能为赵凡夫制印甚多,其篆法起讫处时作牵丝,颇与凡夫草篆相类。何夙明尝述尊甫梦华先生语云:钝丁印学从修能出,今以朱文刀法验之,良然。)
明诗半七子,明印皆主臣。千秋称具体,众中最嶙峋。诺责于栎园,周内传(去声)印人。(梁千秋。周栎园《印人传》于千秋多微词,盖求其作印不得,遂诋之尔。)
山农凿花蕊,瑶玙黯无色。笑把昆吾刀,鹅脂受镌刻。雕人备冬官,对之渐溺职。(江皓臣)
妥帖未排傲,倾倒栎下翁。从生扬其波,巨谱成《飞鸿》。江南平远山,未足攀华嵩。(黄经济叔。济叔多平稳之作,似为飞鸿堂一派所祖。)
晦翁和渊明,薛氏易《定武》。元长摹雪渔,同此用心苦。自运希铮铮,多钱必善贾。(程朴元长)
蔑古陋相斯,探索仓沮文。文何变色起,北宗张一军。云雷郁天半,彝鼎光氤氲。(程邃穆倩。文、何南宗,穆倩北宗,黄小松印款中语。)
《峄山》瘦硬意,枣木肥不传。原躬自得师,奏刀法秦权。凌波洛水神,吹气藐姑仙。(丁元公原躬)
身依元都观,口诵《黄庭经》。登坛习禹步,峨冠戴华星。金丹不换骨,何由夸云軿。(丁良卯秋平)
咄咄尚左生,琢印如琢砚。石质具堕剥,字形随转变。乱头粗服中,姬姜终婉娈。(高凤翰西园)
凡民与箬林,学书骖靳如。我观凡民印,古胜凡民书。箬林亦能印,银章篆虫鱼。(沈凤凡民。余旧藏箬林致凡民手札数十通中,有印拓一纸作大篆,下缀小字云:“银章若此何如。”)
蒙泉数印人,高汪钝丁亚。潇洒梅花帧,芝泥渍林罅。汪似胜于高,结构差入化。(高翔西唐、汪士慎近人。近日丁龙泓、高西唐、汪巢林力振古法,一洗妍媚之习,语见奚蒙泉印跋。)
健逊何长卿,古胜吾子行。寸铁三千年,秦汉兼元明。请观论印诗,浑浑集大成。(丁敬敬身)
朱文六国币,白文两汉碑。沉浸金石中,古采扬新姿。姿嘏亦何病,不见倩盻诗。(黄易秋庵)
山人学佛人,具有过师智。印法砚林翁,浑噩变奇姿。瓣香拟杜韩,三昧非游戏。(蒋仁山堂。砚林丁居士印,犹浣花诗、昌黎笔,当其得意,超秦、汉而上之,归、李、文、何未足比拟,又瓣香砚林翁者不乏,谁得其神得其髓乎?皆山堂印款中语。秦汉语,虽似过当,然其服膺至矣。)
冬花有殊致,鹤渚无喧流。萧淡任天真,静与心手谋。郑虔擅三绝,篆刻余技优。(奚冈铁生)
草法入篆法,下笔风雷掣。一纵而一横,十荡更十决。笑彼姜芽手,旋效虫蠡啮。(陈鸿寿曼生)
秋堂师砚叟,自谓得工整。娓娓复纤纤,未许康庄骋。小印极精能,芥子须弥境。(陈豫钟秋堂)
研穷洨长书,小学署“元士”。编排汉印字,《分韵》见条理。华宝备春秋,操觚异率尔。(桂馥未谷。未谷有“小学元士”印,所著《缪篆分韵》极精审。)
猿叟爱完白,遗谱慨星散。累累押尾章,朱光接炎汉。 镌诗赠两峰,摇琼斗璀璨。(邓琰石如。邓谱杳不可得,余曾在荆溪任问渠家见其四体书册。八分之妙,殆罕比伦,册中钤印二三十方,亦无不佳。“少时刻印摹两京,最爱完白锋劲横。同时惟有陈曼生,后来始知丁龙泓”。此何子贞太史题龙泓诗幅句也。张叔未叟旧以印谱见贻,中有邓作“乱插繁枝向晴昊”一纸,其边款云:两峰子梅琼瑶璀璨,古浣子摹篆刚健婀娜。)
变化学秦印,失则为披猖。长庚独精整,¤婳而安详。时拟荆山玺,或仿兰池当。(胡唐长庚)
始学求是斋,材力实远胜。继法种榆仙,横厉辟门径。安得三万卷,润彼四千乘。(赵之琛次闲)
发表于 2008-5-29 14:00:48 | 显示全部楼层
辛苦了;
发表于 2008-5-29 14:12:03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08-5-29 20:42:56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
发表于 2009-3-19 22:18:39 | 显示全部楼层
好资料,楼主辛苦了。 建议字号大一点,
学习了
发表于 2009-3-21 21:28:45 | 显示全部楼层
图文并茂岂不更好!
发表于 2009-4-29 20:57:29 | 显示全部楼层
好资料,慢慢学习。
发表于 2009-8-29 20:21:32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  欣赏
 楼主| 发表于 2009-8-29 22:23:19 | 显示全部楼层
辛苦了;
如影随行 发表于 2008-5-29 14:00
dajia 大家学习
 楼主| 发表于 2009-8-29 22:23:49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  欣赏
巨鹿斋 发表于 2009-8-29 20:21
感谢拜读
 楼主| 发表于 2009-8-29 22:24:06 | 显示全部楼层
好资料,慢慢学习。
德云轩 发表于 2009-4-29 20:57
感谢
发表于 2009-9-27 18:36:15 | 显示全部楼层
精练,精辟,精彩,值得收藏。
发表于 2010-1-8 14:21:32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学习。。。。。
 楼主| 发表于 2010-3-22 12:34:02 | 显示全部楼层
精练,精辟,精彩,值得收藏。
无痕之墨 发表于 2009-9-27 18:36
 楼主| 发表于 2010-3-22 12:34:12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学习。。。。。
纯真 发表于 2010-1-8 14:21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