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在线艺术网

搜索
查看: 2386|回复: 0

就诗歌知识的一点自我浅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2-1 14:35: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奚健斌 于 2017-2-1 16:37 编辑



                                     (一)


       这里所说的诗歌特指普遍的现代格式诗歌,也就是具有传统诗规与通俗歌体的诗歌,亦称诗象诗歌或有象诗歌。


        写诗歌的朋友愈来愈多,看到这充实精神、弘扬中华文化美德的壮观场面,无不人心振奋,令人万分高兴。这么多的诗歌,写得很好,尤其在内涵方面,值得赞赏、值得学习。有几位朋友,要我提出些什么,我作为诚心实意的诗友、教书育人的职业、直言不讳的性格,只能苦口良药的实话实说。部分朋友们能否将《怎样写诗歌》、《诗词基础学》这俩本书认认真真、切莫走马观花的再看看,中国诗歌和散文的起码区别是什么,诗歌最低限度要求词性之间的对仗、呼应、排列,还有标点符号的配合,尤其讲究语气的押韵与携声。因为,只有巧妙的声韵相伴着合理词性的恰当安排,才能使诗句在声环上产生优美,从而与散文在格式上明显有所区分。
        鄙人时常应聘在不同省份、不同城市的有关文艺院校任教,传授《艺术产品造型》及《造型的再生产与格式诗歌的艺术嫡密关系》等相关知识,屡屡碰到这类不讲究格式、声韵的“老师”和“作家”们,这些同志大多是无有扎实、过硬的专业功夫与基础学习,属表象兴趣、肤浅爱好的任性、速效“成才”者,在院校的其他办公室或行政部门舞墨弄笔。他们异口同声的理由,均是外国诗人不讲声韵,改革开放,洋为中用的吸收外来营养。


        为此我与几位有名的外语教师讨论过此等问题。早在18世纪,(乔苏)乔祖埃·卡尔杜齐(1835—1907),意大利诗人、文艺批评家,他的诗歌之所以轰动和名扬。这首先是以优美的声韵所动人,只是国家之间的语言不一样、声韵很不相同,翻译过来自然难以直观表现,并不说明人家不押韵、不讲究。凡事,没规矩就不成方圆。笔有笔体,书讲书法;画有画类、武术派路。写诗也一样,不可为所欲为、自以为是。就像,组织有规定,团队有纪律。


         部分朋友,你们在“美中不足”的“声韵”上、安排词性的讲究上,是否稍加润色,就会锦上添花的更加精彩。不妨你们试试!敬请谅解和理解愚友我推心置腹、用心良苦的班门弄斧。


                                         (二)


        写诗歌,鄙人以为,最好巧妙的讲究讲究诗歌整体与段落上的格式与安排。直至句到字的严谨和恰当,以使意境和悬念隐匿、暴露之间的关系达到最佳、到位的默契与精融。


         诗歌的每个段落最好从形式上重复,句式上排比,内容上递进。就是说不是重复整句话,只是在某一句里对介词或连词、代词的重复,也可重复其它某个词汇(形容词、名词、动词、数量词等等)。词性段落间必须上下对仗或呼应,格式上重复,忌讳整句甚至整段的挪移或投机。既然善始善终的强调形式上的“重复”二字,为此,形式除了在词性上的讲究,无疑在字数和标点符号上同样如此。再者,段落内容上的递进,就是说把诗的意义逐段的推向高潮,直至恰到好处的画龙点睛。十分紧密的配合押韵与声调也特别重要,务必一、二、四式的把韵压好、压准,在押韵的同时携带上声调上的和谐(不反差)。如此产生声环上的韵律和美感,定然是锦上添花,也是和不类不论散文与诗歌间的模糊不清有所明显区分与别另;诗,不是简单的从竖行上与散文的表象区别,而是格式上有着多方面的不同要求;诗,既属文学艺术,那就责无旁贷的需要在文学里尽善尽美的艺术起来!


                                   (三)

        所谓一首诗,就是说诗属文学艺术范畴里的首要及头领。为此,学习写诗来不得半点的盲目浮夸与迫不及待。


         五、六年前的一个下午,我和另外一位年轻我几岁的老师散步郊外。他那边走边说、喋喋不休的语句,伶俐、干练和恰当,口才非凡的了得,语言表达的声情并茂,很有情趣及与哲理。我不止的在他的每句停顿时,用点头向他表示同意与赞赏。他像是得到了极大的鼓舞,更加激情昂扬、滔滔不绝,终于让我情不自禁的向他充满褒义的给了总结,我说:“你讲的很好,你的话很有诗意、很像诗!”
        “啊!”他顿时大声的喊了起来,接着特激动的说:“老师,你说我会写诗了。”他话音刚落,紧接着又充满自信、铿锵有力的吼道:“其实,我早感觉自己很有天赋,本来就是一位天才的诗人。”  我没来得及讲些道理给他,更不敢打击他的积极性,只是表示友谊的支持。
        第二天,这位老师拿着他写好的“一首诗”让我看。一见到我他便先发制人的吼道:“老师,我说我是天才的诗人吧,您看看,我写的多好,多有味道的诗啊!”
        我一目了然,瞅见他那很没诗象的“诗”,诚恳而勉励的说:“很好,尤其是内涵方面。美中不足的是,你需大量接触一些唐诗、宋词、元曲的琢磨及探讨,甚至你们当地的戏曲剧本,从中吸收一些汉语修辞及声环与韵律方面的营养,对您的提高一定很大。诗要有诗的安排和讲究;诗,必定不是散文,格式上要有明显和根本上的区分……” 没等我说完,他便迫不及待的用急促的语气很不耐烦的说:“你昨天还说我的话很有诗意,很像诗,今天又迅速的否定了,你是打击我吧?”他这无理而荒唐的自以为是,使我没来得及冷静下来,便直言快语的脱口而出:“我是表扬过您的说话语句很有诗意,也就是说很像诗……”我的话音未落,他特别着急的抢先夺语说:“看看,你自己承认了你说我的语句很像诗了?” 我肯定的回答:“我说过您的语句很像诗,可我没说那就是诗。”  他激烈地反问道:“怎么又不是诗了呢?”  我有些心平气和了,我很客气的向他回答道:“像,不等于就是!比方说,有人说您很像您爸爸,那么您就是您爸爸了吗?不是,绝对不是!除非您是您妈的老公,您是吗?” 话越说越是有点煞不住闸了。我还想顺理成章的告诉他啥叫“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和“欲速则不达”的道理何在,可我突然发现他脸上的红云一下子就升到耳稍去了,只好在“不能一般见识”的情况下,沉默地看着他扭头赤脖远去了的背影……


                                      (四)


         刚过一年。有天,这位老师突然抱着厚厚一沓荣誉证和奖项簿,还有参加各种“赛诗会”的留念照和与很多名人及领导的合影,也有他本人出著的几本不同样式的《诗集》。短短的一年时间,真是满载而归、收益不小。看来,十分叫人刮目相看、可歌可泣。我这个写了几十年诗歌的老愚夫,只知道废寝忘食、情不自禁的沉浸在诗歌描写的提高与文笔档次的升华里,勤勤恳恳、默默无声。却没来得及抽出一丁点可贵的时间,百般折腾,忙碌在名扬四海的轰轰烈烈和惊天动地之中。
        这位老师像是如愿以偿的让我心悦诚服了。仰起得意的微笑,眨眼示意向我告别,一付期望我内疚和惭愧的神气,傲慢地迈开了离去的脚步。我看着他走在草坪上的斜径里,似乎感觉他的脚下轻云浮起,飘飘然然地愈走愈远!愈走愈远了……


         自奚健斌手稿   
           2017.2.1.
(2017.正月初5整理)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