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在线艺术网

搜索
查看: 5378|回复: 6

写写画画的大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11-12 12:50: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端居室 于 2010-11-12 12:52 编辑

艺术家大致可分为两种,狂傲的或谦卑的,我不反对艺术家骨子里的傲,自信过了头,总会自我感觉良好,加上阿谀奉承溜须拍马之辈的恭维,免不了高高在上唯我独尊一把,艺术界不缺这样的轻狂大师,说实话我不太喜欢,林散之较之高二适,我更欣赏前者,虽无缘与林老见上一面,他的人格魅力却始终在我印象里升华,他曾写诗评价高老:“人皆谓之狂,我独爱其直。。。”,何等博大的胸怀。

    在清代书家里面,我较偏爱让翁,其一生陪伴老师包慎伯案前,从七八岁开始,便从包先生学习书法,他并不知晓,在往后的书法史长河中,他的老师基本只是一个笑话,而他则是清代书坛继邓石如之后的另一座高峰,吴让之的成就在于篆隶和篆刻,直接得益于师祖完白山人,(包先生不写篆隶,不刻印,自称不是不会,是不玩而已。)而学习慎伯的楷书和行书,则终究难登大雅之堂。慎伯无疑是幸运的,上接邓石如,下承吴让之,两个大师把他夹中间,他竟写出那般丑字来,或者有人替他说话:“人家是搞理论的嘛,能写几个字不错了”,的确,搞理论的能写好字确实不易,可他的理论也不过如此。不得不佩服他确实能写,书名还都很好听,涉及面还都挺广泛,只可惜错误百出,由此可推断出其十九次科举考试未中进士之根本原因,一,字丑(“下笔不能平直”,怎么写得了馆阁体?)。二,文章让人看不懂,缺乏才气。包先生在扬州基本靠忽悠和带书法培训班为生,这点我挺佩服的,嘴巴动一动,便能生出钱来,名义上还是普及书法常识,传承经典学书方法的典范,我们还不能骂他在误人子弟,如若这般,那让翁是谁培养的?可怜让翁晚年靠卖字画勉强度日,偏偏被何绍基一句话给毁了:“其师尚不懂笔法,况其耶”?直率的他还在晚年不小心得罪了年轻的赵之谦,只因直言不讳地说他某一方印刻得不是太完美,赵便从此由崇敬之情转为贬损,这人心态不咋地。吴让之永远都不会相信自己早已超过其师,他卑微地刻印作书,边款从来没有纪年,只有同样卑微的“让之”二字,他离世后,书法作品在扬州地区广为流传,甚至在几年前都能花几百块钱从坊间买幅回来,这样一个站在清代中期、碑学帖学交融激战年代的人,只是用尽一生,写写画画,闲时给朋友刻刻印,逛逛扬州的早市,也许还在书桌前的窗台上养着几盆兰花,下雨了,他的兴致也来了,开始磨墨作诗,书写着自己的小心情,小惆怅,他并不知道什么碑派帖派碑学帖学,他并不关心书法史上是否能留下自己的名字,他也不用在乎能否上国展,能否成为某书协主席,他只是写写画画而已。有人骂他老师,他不争辩,有人骂他,他也无语,也许你会嘲笑他的懦弱和无知,但请理解我由此而出的由衷的崇敬。

    “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不想当大师的人不配搞艺术?当了又能如何?林老晚年自言“为虚名所累”,是啊,一个老人,平凡了一生,终了突然出了名了,这样那样的人登门拜访,这样那样的活动赶着场子似地参加,坐于案前写写画画的时间竟成奢侈,想来无限悲哀。

    不要再问我,书法专业毕业出路在哪里,我对此常常无言以对,你凭什么靠书法挣钱?你之于书法算什么?书法之于你又算什么?吴让之晚年卖字尚且困难,林老捧着字求人收购,无非混口饭吃,但他们都对自己的作品负责,他们的初衷并非成大师,挣大钱,只是想着写写画画而已。
发表于 2010-11-12 13:10:44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好!批的好! 现在的书法艺术彻底变质了!
发表于 2010-11-12 13:37:11 | 显示全部楼层
说的好
发表于 2010-11-12 14:01:08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0-11-13 07:47:59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1-12-23 08:19:38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1-12-23 08:46:32 | 显示全部楼层
对自己的作品负责,他们的初衷并非成大师,挣大钱,只是想着写写画画而已。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