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在线艺术网

搜索
查看: 4736|回复: 1

《唯见幽人独往来》苏轼铁杆粉丝的悲剧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7-11 11:59: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唯见幽人独往来》苏轼铁杆粉丝的悲剧
23a《唯见幽人独往来》68cm 45cm.jpg
45cm*69cm 2010年



缺月挂疏桐,漏断人初静。惟见幽人独来往,飘渺孤鸿影。惊起却回头,有恨无人省。捡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苏轼·卜算子

               这是一个关于爱情的有些凄凉的故事。刚正不阿,直言敢谏的北宋诗人、一代名臣苏轼,在哲宗元佑八年的时候,被握有重权的新党当作旧党来迫害,最后被贬为建昌军司马惠州安置。北归无望的苏轼在惠州(今惠州市)白鹤峰买地数亩,盖起几间草屋安身度日。白天在草屋旁开荒种田,晚上就在油灯下读书、吟诗、作词。闲云野鹤式的生活倒也逍遥自在。
也就在这时,故事发生了。在离苏轼家不远地方,住着一位温都监。他有一个女儿,生得清雅俊秀,知书达礼。这位温小姐别的不好,唯一的喜好就是读书,尤其是东坡学士的诗歌词赋,喜欢得到了如醉如痴的地步,而且打定主意,非苏轼这样的才子不嫁。按现在的话说,温小姐是苏轼的超级铁杆粉丝。
              苏轼被贬惠州,对温小姐来说,这可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她想寻找机会与偶像见面,可她毕竟不是个开放的女孩,人家苏轼虽然遭贬,毕竟还是个有身份的朝廷臣子,自己只是一个小都监的女儿,况且男女有别,授受不亲。温小姐为难了。可她又实在不愿意放弃,于是在夜幕降临后,这个温小姐就偷偷地翻过苏轼家的矮墙,躲在窗外偷听苏轼吟诗。一连几天,天天如此,一站就到更深夜静,听到会心处还会情不自禁地跟着苏轼小声吟读。露水打湿了鞋袜,她不理会;冷风吹透了衣裙,她不在乎;细雨浸透了发髻,她反而觉得那是一种雨露滋润的享受,因为屋里有苏轼,她就拥有了整个世界的幸福。
              终于,苏轼发现了她的存在。当温小姐又一次来到窗下,苏轼推开了平时紧闭的窗,没有心理准备的她宛如受了惊吓的小鸟,翻出矮墙,瞬间便消失在墨黑的夜幕下。
            故事到此很浪漫,才子配佳人,皆大欢喜的结局。可偏偏是——
            人家苏轼是君子,得知真情后十分感动,他想自己一个老头子,人家闺女才十六,如果……岂不毁了人家?苏轼决意要成全这位才貌双全的都监之女,他正好认识个王郎,此人风流倜傥,饱读诗书,抱负不凡。苏轼就找到温都监为温小姐提亲,有苏大学士牵红线,温家父女自然十分高兴,从此温小姐闭门读书,静候佳音。
           如果故事到此结束,无论小姐和王郎能否喜结良缘,也都还算是不错的结局,可偏偏是——哲宗又下圣旨,苏轼再次遭贬,这一次把苏大学士贬到了“冬无碳,夏无寒泉”的海南琼州任琼州别驾昌化军安置,而且立刻上路。无奈的苏轼只好把家属留在惠州,只身带着幼子动身赴任。全家人在江边洒泪诀别。
           苏轼这一走,哪里还顾得上王郎与温小姐的婚事?可怜温小姐,不仅错失与王郎的好姻缘,还永远失去了与她崇敬的苏学士往来的机会。从此她变得痴痴呆呆,郁郁寡欢。常常一人跑到苏轼在白鹤峰的旧屋前,一站就是半天。茶饭不思的温小姐终于一病不起。临终,她还让家人去白鹤峰去看苏学士回来没有。后来,家人遵照她的遗嘱,把她安葬在白鹤峰前的沙丘旁,坟头向着海南,即使死了,她的魂灵也能看到从海南归来的她毕生景仰的苏学士。
           终于,苏轼回来了,站在温小姐野草披离的墓前,回忆才女的音容笑貌,苏轼柔肠百转,清泪潸然,愧疚满怀,吟出“缺月挂疏桐, 漏断人初静,唯见幽人独往来缥缈孤鸿影”的哀思,来慰藉痴情才女的在天之灵。
用花鸟画来诠释一代大师的千古绝唱,的确是个难题,我只是在尝试——低垂的枝条点缀着几片似花非花的红叶,红颜薄命,仿佛是痴情少女不死的灵魂用摇曳中的羞涩对远在天涯的心上人述说思念的记挂。终于,心上人来了,却早已物是人非,陡然而出直刺苍茫的枯枝,让人陡然生出冷峻的颤栗,肃立枯枝的鸟儿神色凝重,紧闭的喙,圆睁的眼,静默的羽,失落,绝望,愤恨,痛惜,正是诗人官场失意又痛失红颜知己,那种痛心疾首的复杂心情的写照。
           沉默的背后,抑或死亡,抑或爆发,但,绝无沉沦!
发表于 2011-9-27 10:03:57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幅画一段故事,真好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