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在线艺术网

搜索
查看: 1195|回复: 0

蓝青有继,墨彩酣然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4-26 11:13: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三和堂 于 2017-4-26 11:28 编辑

蓝青有继,墨彩酣然
     --聂振文先生泼墨泼彩艺术撮论

                  申和龙

       关于振文兄如何师从孙家勤先生,并潜心励志光扬其太老师张大千先生绘画中最具光彩的泼墨泼彩艺术,八年来,我先后在几篇文章里已有细述。今天在此,仅就振文兄移居南京后创作的部分作品,以我粗陋的审美视角,予以举要式解读,希望能为对聂振文先生了解无多的读者起到介绍的作用。

IMG_3094.JPG
1964年张大千先生与孙家勤先生在巴西八德园

赠画.JPG
孙家勤先生赠爱徒聂振文先生的作品

       我认为,对于泼墨泼彩艺术,聂振文在承继张大千、孙家勤两位先生嫡传真髓基础上,经由脱胎换骨般的蜕变,已然建起自己的绘画理念,逐步达到开阖往复、自抒胸臆的境地,同时又深深融入其传统山水幽远超拔、物我合一的文化气韵。
       第一,擅于构建传统文化意境下的墨彩形象,洋溢着澄怀观道、天人合一的山水精神。早年,振文带着强烈的创作个性,往往在山水画中揉入自己内心的冲突和追求玄远精神的执着,诠释着他以山为德、以水为性的绘画梦想。而伴随着他渐次抵达泼墨泼彩的堂奥,其多年修得的文化底蕴与宏大的艺术志向,助使他很快冲破传统道禅意境的界限,豁然找到墨彩山水的创作法门。比如《泉和万籁声》(麻纸200x90cm),便是在传统山水底衬上,进行高维度泼彩的代表之作。这幅作品,首先以中远构图,带观者于高岩飞瀑的半山之间,重重地一泼,又行云流水般地控制住墨彩的随意流动。同时留出大片空白,在设色背景上,自然点出岩、树、舟、云、泉、瀑。于是,黑与白,动与静,虚与实,明与暗,都有了依托和承载,表达了作者渴望超越世俗、追寻物我两忘的高尚情怀。


        第二,注重多种墨彩的综合运用,体现了胸有万千丘壑的艺术张力。在诗意抒发人生情怀过程中,聂先生固然追求山水的险绝,但在地形地貌对比、山高水深的把握上,每每恪守“复归平正”的处理原则,如此更能透显出画家胸中藏有万千丘壑的隐势。这份心中所想所指可以信手自成的洒落,不惟艰苦使然,更离不开智慧。因而在《山翠自成微雨色》(皮纸,68x136cm)中,我们看到作者将石青、石绿、赭黄,甚至是青墨等多种色彩,恣意泼向画纸,再辅以摊破渲染的手法,瞬间形成纵横的沟壑,建立起画面最基本的视觉结构。多层次墨彩的运用,使所表现的山峰峥嵘绚美,撩人意绪,感觉如同人初造物,大有挫万物于笔端之势。而且融入传统山水画风,以苍石深岭的错落简朴,衬托出墨笔的铺排畅涌,呈现出一种无限柔韧的艺术张力。

照片 17.jpg
《烟迷山上寺》(麻纸,60x243cm)

        第三,探索墨彩的大块儿挥洒,营造出超越地域特征的“写意”胜境。在拜入大风堂之前,振文已有深厚的山水、花鸟及书法创作基础。他生于东北,深受辽东山水宏美壮阔的熏陶,当原有的书画底蕴与酣畅淋漓的墨彩相遇,便直接开阔了他的胸臆,随着技法的日臻娴熟,促使他更加大胆地挥洒已在心中养蕴多少遍的山山水水。于是,他笔下的凤凰山(系列),虽有地域特征,却已是形神兼备,磅礴万千。而在《飞泉挂碧峰》(麻纸,90x60cm)中,愈见其追求意象神准方面的努力。在轻重浓淡的绿墨里,作者有意强调大色块所带来的叠伏堆阻,以此形成的幽浓的抒情板块,同时又在略显沉重之际,开辟出一条清淡的白色甬道,径直通向歪松贤者,而远处几乎是一片古朴浅旧的云天,将观者思绪引向无极;左侧悬空泻下一条飞瀑,喧腾奔放之势,似闻其轰鸣,兼水气低涌,稍作停顿即旁逸出画面,仿佛不绝乐音嘎然郁止,恰切地表现了作者无限放松,甚有些独标于世的高雅心境。

凤凰山秋韵68x45cm.jpg
凤凰山秋韵(68x45cm)

        第四,致力于线条在山水画构思与创作中的独特运用,赋予线条足够的生命与爱的温度。孙家勤先生曾特别强调线条在美术中的作用,将其看作是绘画的生命基础。振文先生显然得恩师真意,并加以发扬。在《苍野晓晴》、《溪声山色》等泼彩作品和近年间大量写生手稿中,振文先生视线条为利器,曲直勾掇,粗细轻浓,工写枯赡之间,既呈现出山势伟峭层叠,水韵浩淼迷离,又使得画面深邃开阔,散透和谐。同时,大胆利用空白,通过线条与形体的变化,甚至完全省略环境描写,只借助于想象与联想去自由发挥,手随心动,繁简有致,耐人寻味。

归渔图38x65cm.jpg
归渔图(38x65cm)

清秋揽胜65x38cm.jpg
清秋揽胜(65x38cm)

       振文先生还以其不菲的创作积习、穿山越水写生带来的灵感、不断的学习思考,留下很多宝贵的随笔与书画创作心得。这些文字言之有物,篇篇珠玑,有的直接题写在作品内,有的转发于微信圈里,有的发表于美术刊物上。在我看来,这都是他作为一个名门大派弟子应有的修为,也正因如此,我们有理由认为,聂振文先生以其刻苦不懈的努力与惊人的快速进步,在为光大大风堂扛起一面令人欣喜的艺术旗帜的同时,也跻身为令人尊敬的艺术家。

              2017年4月8日
            于辽东鸭绿江畔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